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失踪事件(3)

作品:《绝密档案

    笔趣阁最新地址: ftshi.com    宋连长喝了口水,继续说,“吞金蚁十分嗜血,它们吃人!而且会设置陷阱,它们会吞吃金属,分泌出一种银汁,然后涂在砾石表面,将砾石“改造”成镜子,经过太阳照射,远处看去就像波光淋漓的湖泊,将人和动物吸引过来之后,吞进蚁就会蜂拥而至,几分钟内就能将猎物分吃的干干净净。”

    听到这话,我吓了一跳,竟然如此危险,宋连长为何不提前告诉我们,还让我们进入这片区域?

    宋连长笑道,“队长,你别紧张,你仔细看看这块砾石。”

    我充满疑惑地接过砾石,很快发现了异常,砾石表面有几处焦黑,干裂,似乎经过焚烧?

    宋连长道,“这一带的吞金蚁我们早就消灭了,用松油将躲在砾石下面的吞金蚁全部烧死了。”

    我恍然。

    宋连长叹了口气,“这二十年来,罗布泊里进行了几十次核试验,空中,地表,地下,那些被辐射的生物,百分之九十九都死亡了,可是还有不少生物顽强的生存了下来,它们不断变异,以适应极度恶劣的环境,成为荒漠杀手,最令人费解的是,那些变异生物的攻击目标无一例外都是人类!”

    宋连长自嘲一笑,“或许,这就是因果报应,我们自己种下的恶,只能我们自己受!这二十多年来,我们有八千名战士死于变异生物的攻击,而且这个数字正在不断扩大。”

    我没想到,一出基地,宋连长就将一些隐秘告诉了我。

    回到车上,我心情有些沉重,因为我从宋连长眼睛里看到了死亡,或许他这次出来,就没想过活着回去吧。

    对罗布泊有些了解的都知道,一年当中只有四五月份对于罗布泊来说早晚温差不是很大,白天气温三十几摄氏度,晚上气温不过零度。

    我们进入罗布泊的时间是六月底,严酷的气候开始显现,中午时分,太阳就像毒火一样烧灼着戈壁,而且远处的沙海不是刮来热浪,我们仿佛置身于火炉之中,无处可藏。

    我们一路行来,沿途不见一根草木,天空不见一只飞鸟,目力所及,尽是赤黄的土,赤黄的砂,没有一丝生命迹象。

    戈壁行车困难,我们又是车队,行至中午,都没有穿过戈壁。

    车队后面好几辆军卡的水箱都开锅了,不得不停下来散热。

    等待的时间,车厢里根本坐不住人,我们躺在车底的阴影里,躲避火毒的太阳。

    就这样,走走停停,一直折腾到天黑,我们才穿过戈壁,踏入了沙漠区域。

    我们决定寻找个避风的沙丘,休整一个小时。

    不知为何,一进入沙漠,宋连长变得紧张起来,他命令战士们驻守在车队周围,全副武装,不得松懈。

    出于好心,我说,“宋连长,让战士们休息一下吧,从昨天下午到现在,折腾了一整天了,就算是铁打的人也扛不住啊。”

    宋连长说,“沙漠里面太危险了,不能大意啊。”

    我正要细问,突然远处一个战士叫起来,“报告连长,东南方向疑似有沙鬼出没,距离咱们不到两公里!”

    宋连长一听,大吼起来,“所有人员,立即上车,离开这里!”

    轰--

    一分钟后,车队准备就绪,离开了沙丘,向沙漠深处驶去。

    我坐在副驾驶上,打开对讲机,给宋连长喊话。“宋连长,发生什么事情了?”

    宋连长说,“沙鬼来了。”

    我问,“沙鬼是什么?”

    宋连长说,“沙鬼是罗布泊的变异食人蜥,它们平时以吞金蚁为食,潜伏在沙漠浅层,食人蜥生命力十分顽强,在没有实物的情况下,可以进入休眠状态,潜伏在沙漠浅层。一旦发现人类,就会醒来,以极其惊人的耐力展开追杀,不死不休,曾经有追着我们的军车狂奔四十五公里的记录,三十多条食人蜥从沙漠追着我们回到21基地,最后被碉堡里的火焰枪烧死。”

    这么恐怖!我们几个听得脸色一变。

    宋连长继续说,“食人蜥能嗅到五公里外的生人气味,它们应该早就发现我们了,之所以没有立即攻击我们,是在等待其他食人蜥醒来,以便对我们展开群攻。”

    就在这时,对讲机里传来一名战士的声音,“报告连长,车队后方最少有五十多只沙鬼,而且数量还在增多,它们距离车队不到两公里。”

    宋连长说,“留下一辆军卡布置地雷,其他车队全速前进,一定要摆脱沙鬼!”

    虽然宋连长没有明说,但是我能猜到,食人蜥和吞金蚁一样,都是经过辐射变异的生物!

    就在这时,后方突然发生爆炸,轰的一声,火光耀天。

    接着,是一声又一声的爆炸,后方陷入了一片火海!

    我将脑袋伸出窗外,端着望远镜,脸色不由大变,断后的军车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火海里突然窜出几十头巨大的zǐ色蜥蜴,因为有军卡做参照物,我能够判断出来,食人蜥十分巨大,至少有两三米长,它们身上长着坚硬的鳞甲,不怕火烧,不怕子弹。

    因为我看到燃烧的军车上跳下来五六个战士,他们手里端着突击步枪,对着食人蜥扫射,而食人蜥毫发无伤,凶猛地将战士们扑倒,瞬间就撕成了肉块。

    这时候,对讲机里面传来一名战士的声音,“报告连长,08被沙鬼摧毁,车上六名战士全部阵亡。”

    过了好一会儿,对讲机里传来宋连长的声音,“继续前进!”

    宋连长冰冷的声音,让我心里不由一沉。

    或许宋连长早就知道,地雷无法伤到食人蜥,他派六名战士断后的目的……

    我叹了口气,不想继续猜测。

    夏03见我情绪低落,拍了拍我肩膀,“在刚才那种情况下,宋连长的命令没有任何问题,如果不牺牲那六名战士,那么咱们全部都要死在这里!”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我还是很生气!

    战士的血肉转移了食人蜥的注意力。

    车队在夜晚的沙漠里狂奔了一个多小时,才敢松一口气。

    一路上,大家都不说话,皆被罗布泊的恐怖变异生物搞得心神不宁。

    天亮之后,宋连长突然让车队停下。

    我问及原因,宋连长说,“黑灯瞎火的,一路狂奔,已经跑偏了七十多公里,照这个方向一直走下去,直接走到塔克拉干沙漠了。”

    因为罗布泊区域有神秘磁场干扰,卫星定位仪没有信号,指南针也因为磁场干扰,方向偏差很大。

    这个时候,常年在戈壁沙漠里运输物资的汽车兵大显身手了,他们根据时间,能够精准地判断出太阳所在方位。

    然后根据军事地图确定偏差路线。

    行到中午,太阳比昨天更加毒辣,车厢内的温度高达65度,夏03装在背包里的巧克力糖都融化了。

    为了防止汽车水箱开锅,只好停车,我们和昨天一样,钻进车下避暑。

    期间,我问宋连长,“咱们现在距离考察队失踪位置还有多远?”

    宋连长打开军事地图,对我说,“考察队当时穿越了罗布泊湖心,当时他们缺水,所以一直往东走,想去八一泉补充水源,可是在经过库木库都克沙漠时,科考队突然失联,等我们的救援队赶到出事地点时,他们已经失踪了。”

    我疑惑不解,“我看过失踪科考队的人员名单,一共十三人,三辆车,怎么可能突然人间蒸发了呢?”

    宋连长说,“当时我们讨论过,有三种可能,黑风暴,沙井,沙舟。”

    我好奇问,“什么是黑风暴?”

    宋连长说,“库木库都克区域有黑风口,春夏交际时,会形成黑风暴,从黑风口吹来八级大风,风沙里面夹杂着核桃大小的石头,浩浩汤汤形成十几米高的黑色沙墙,所过之处能见度几乎为零,瞬息之间能湮灭一座小镇,是一种相当恐怖的自然灾害。”

    夏03吐吐舌头,小声说,“罗布泊这地方真是邪门了,不仅动物变异,连沙暴都变异了。”

    我继续问,“什么是沙井?”

    宋连长说,“库木库都克翻译成汉语就是沙井的意思,传说库木库都克下面有一座通往地心的深井,考察队可能陷进沙井了。”

    我有些疑惑,如果真的存在沙井,难道就没有人发现过吗?

    宋连长摇着头说,“传说沙井平时是关闭的,只有在特定的情况下,才会打开。”

    夏03问,“沙井这个可能太小,毕竟是传说中的东西,存不存在还是两说呢。”

    我问,“那沙舟又是什么鬼玩意儿?”

    宋连长说,“传闻库木库都克沙漠里出没着一艘汉代楼船,当地许多人,包括部队的战士都看到过,据说沙海里的楼船巨大无比,高二十余丈,分五楼层,船上设备齐全,插满战旗,威武雄壮,船上有千名士兵,手执戈戟箭弩各种武器,楼船发出轰隆轰隆的震响,穿梭于沙暴之中。”

    夏03瞪大眼睛,“灵船,我听说大海里有,没想到沙漠里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