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白犬事件(1)

作品:《绝密档案

    笔趣阁最新地址: ftshi.com    只要国家昌盛太平,普通人就能安居乐业,虽然阶级矛盾还在,贫富差距还在,但是并不妨碍社会进步,我相信在某个未来,当科技发展到一定阶段,当人类进化到更高阶段,一定会出现天下大同!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观点,虽然有点盲目乐观。

    我这个人不太会表达,说这么多,就一个意思,希望大家心存敬畏,珍惜现在。

    龙村事件结束之后,我们几个联络员就分别了。

    汉01回汉中122科。

    夏03回咸阳314科。

    尸鹊回周至,继续当隐士。

    而我也坐上了回山东的列车。

    次日中午,我回到山东,好好睡了一觉。

    我的第一身份是某国企副总经理,之所以是副职,是因为可以随时请假。

    我醒来时,已是晚上,外面下着大雨,闲来无事,借着为我接风洗尘的名头,几个领导聚在一起喝酒。

    也不知道哪个老板送来一条野狗,厨房给炖了,成了酒桌上的主菜。

    狗肉很香,几个领导吃的不亦乐乎,不过我只喝酒,不吃肉。

    酒过三巡,几个人也打开了话匣子,其中一个领导对我说,“孟经理啊,这吃狗肉可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你要是不信,我给你说道说道。”

    那个领导满口酒气地对我说,“李时珍你知道吧!就是写百草纲目那个,他把狗分为三类,田犬长嘴,善于狩猎。吠犬短嘴,善于看守。食犬体肥,可以食用,所以说啊,吃狗肉跟吃其他肉没有什么不同。”

    这个领导对狗很有研究,还引经据典,让我哭笑不得。

    那个领导见我不说话,继续说,“李时珍还说了,豺见狗下跪,虎吃狗会醉。”

    另一个领导好奇问,“豺为什么见了狗下跪?”

    那个领导得意洋洋道,“因为狗是豺的舅舅啊。”

    这个领导很默,把大家都逗乐了。

    本草纲目上的确有“豺见狗下跪,虎吃狗会醉”的记载,李时珍是个严谨之人,他不会乱写,可能古代真的有一种能让豺下跪的神犬吧。

    我一个人喝了斤半白酒,头有点晕,就回房睡觉了。

    浑浑噩噩中,我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我闭着眼睛,摸到床头的电话,极不耐烦地抓起话筒。

    是情报科打来的,让我立刻赶往首都国际机场。

    我打开台灯,拿起手表一看,凌晨两点半。

    我有些郁闷,什么事情火急火燎的,大半夜让我奔波。

    虽然有些抵抗情绪,可是我不敢怠慢,给小王打了电话,就立即起床穿衣。

    身为副总,单位给我配了专车,司机就是小王。

    路上,小王问我,“孟总,大半夜的去济南机场,出什么事了吗?”

    我含含糊糊说,“家里老人生病了,叫我赶紧回去。”

    情报科已经安排好了,我在济南机场坐专机,四十分钟后,抵达首都国际机场。

    下了飞机,我直接去了贵宾区404套房,那是联络员的接应地点。

    等待我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黑脸大汉,目测一米八五,比我整整高了一个头,他穿着黑色中山装,笔直地站在客厅。

    大汉留着寸发,四方脸,眼神内敛,气息沉稳。

    我注意到他的双手,十分粗糙,长了厚厚一层老茧,看来他是个练家子。

    看了他的档案之后,我才知道,他竟然是铁门的一位堂主,代号“铁三”。

    民间有“十流八门”的说法。

    “十流”前面说过,就不再赘述。

    “八门”指的是江湖八个门派,分别是鸿门、唐门、刀门、剑门、枪门、铁门、遁门和午门。

    铁门中人,内外兼修,以硬气功法闻名江湖,铁三年纪轻轻就能当上堂主,应该是个练武天才。

    我拱了拱手,笑道,“原来是铁门的兄弟啊,在下汉11,幸会幸会。”

    铁三十分恭谦,急忙还礼,“久仰前辈大名,今日一见,实乃荣幸。”

    江湖中人,就是如此,虚礼太多,寒暄过后,我问,“这次任务的情报在你这吗?”

    铁三点点头,将一个牛皮档案袋递给我。

    我正要打开,铁三却说,“来不及了,飞机上看吧。”

    我问,“怎么还要坐飞机?去哪?”

    铁三说,“去非洲的埃塞俄比亚。”

    我吃了一惊,没想到这次执行的竟然是个跨国任务!

    跨国任务我倒是执行过,苏联还没有解体的时候,我跟着我师傅去苏联执行过一次任务,不过去非洲还是头一槽。

    登上飞机,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牛皮档案袋。

    我们乘坐的是头等舱,因为人为的操作,头等舱里只有我们两个。

    情报内容如下:

    2月16日,非洲,埃塞俄比亚,首都,阿迪斯阿贝巴,下城富人区的一栋别墅内发生了恶性杀人事件。

    别墅主人张某,是一名中国人,两年前带着一家五口定居在这里,根据阿迪斯阿贝巴的a1联络科的调查报告,张某之所以定居埃塞俄比亚,是为了避难。

    张某的真实身份是中国云南那边的一个毒枭,是个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家伙,他制毒贩毒,主要销往东南亚,身价千万以上,于是打算洗手不干,过安稳日子。

    俗话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双手沾满鲜血,仇家遍地,他赚够了钱,其他人还挨饿呢。

    张某金盆洗手的那天,五六个仇家,带着三百多个兄弟来要他的命,抢他的钱!

    谁知张某是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他早就加入了血蛊教,神不知鬼不觉地给仇家下了血蛊。

    那些仇家死得极惨,血蛊发作之后,浑身长满脓疱,脓疱破裂之后,钻出蛆虫一样的黑色虫子,黑虫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咬他们的骨头,发出咔嚓咔嚓的瘆人声音。

    云南那边流传着蛊术,蛊术分为三种,白蛊,黑蛊和血蛊。

    白蛊是救人之术,黑蛊是驱兽之术,这两种蛊术流传很广,那些苗寨中的蛊婆都会,主要是为了保护寨民不受疾病和野兽的侵扰,所以蛊婆在寨子中有很高的威信。

    而血蛊不同,这是一种十分阴邪的害人之术,整个十万大山中,也只有几个蛊婆会这种邪术,她们一生几乎不用血蛊害人,之所以学,就是为了将老祖宗的东西传承下去。

    血蛊教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呢?这还要追溯到民国时期,当时孙校长办黄埔军校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培养了大批优秀的军事人才,其中有一位将军是云南地区的,当时正在打日本鬼子,一次战役中,那个将军打了败仗,死了很多部下,他心灰意冷,准备饮弹自尽,最后被他老婆阻止了,

    他老婆说,我有办法给死去的兄弟报仇!

    将军叹气道,你一介女流,能有什么办法。

    他老婆说,咱们老家,十万大山的苗寨中流传着一种血蛊,十分厉害,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人,我可以请几个会血蛊的阿婆。

    将军听了之后,十分兴奋,连夜安排妻子回到云南。

    将军老婆进入十万大山,千辛万苦之下,真的找到了会下血蛊的阿婆,可是阿婆不愿意出山。

    将军老婆没有办法,正准备离开时,阿婆突然问,你如果愿意,我可以教你血蛊,你去对付日本鬼子。

    将军老婆大喜。

    可是阿婆又说了,你已经不是处子之身,会被血虫反噬,全身脓疮,面目全非,你可愿意。

    将军老婆咬牙同意了。

    蛊术的修炼方法是国家机密,其过程十分恐怖,就不多说了,只说将军老婆学会之后,就回到将军身边,连打了几个胜仗,杀了几万日本鬼子。

    将军十分高兴,那天晚上,将军突然兴致大发,想要与妻子同房,谁知妻子百般不愿,最后强行脱下妻子衣服,将军吓得大叫,原来妻子浑身长满了脓疮,面目也毁容了,变成了一个其丑无比的女子。

    将军一怒之下,将妻子赶出家门。

    妻子伤心欲绝,几度寻死,却没有死成,最后失踪,几年之后,云南就出了一个血蛊教,聚集了四五个响马寨子五六百号人手,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成为云南一祸,成了江湖八大邪门之一,建国之后,国家曾派军队大力剿匪,血蛊教才销声匿迹,没想到这几年又死灰复燃。

    话归正传,原来张某金盆洗手是假,消灭仇家是真,没有仇家作对,再加上背靠血蛊教,张某行事更加肆无忌惮。

    张某恶名传到当地军区,首长大怒,派了军队剿灭了张某几个重要的制毒窝点,打击了张某的嚣张气焰。

    张某死里逃生,没有丝毫收敛,竟然派了一名蛊婆,准备暗杀首长。

    首长身边也有奇人异士保护,不仅识破了蛊婆的毒计,而且一举捣毁了血蛊教。

    张某一看形势不妙,赶紧跑路了。

    欧美发达国家他不敢去,因为眼线太多,他最后逃到非洲埃塞俄比亚的首都,定居在下城富人区,虽然这里条件简陋了一些,至少能保住性命。

    张某隐藏的很好,当地a1联络科的人竟然也没有识破他的身份。

    张某有花不完的钱,他在这里混的风生水起,谁知五年后,一家五口竟然惨死家中!

    张某死后,a1联络科搜寻线索的时候,才发现了她原来的身份。

    情报后面别了五张死亡现场的照片。

    果然是惨死,那五具尸体就是一堆烂肉,连个人形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