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白犬事件(4)

作品:《绝密档案

    笔趣阁最新地址: ftshi.com    小女孩十分瘦小,皮肤是深褐色的,光着脚丫踩在泥地里,最吸引我的是她那双大大的眼睛,黑白分明,透着亮光,给人十分纯净的感觉。

    小女孩引着我们进入一条小巷的铁皮房里。

    房子里面阴暗潮湿,有一股挥之不散的铁锈怪味,房子里面几乎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不过收拾得十分整洁,从一些小细节很容易看出来,这是女人住的房间。

    小女孩和妈妈住在一起,妈妈在交易市场打工,从白天一直工作到晚上,大多数时间都是小女孩一个人生活,因为家里贫穷小女孩三年前就辍学了,等她再大点也会去交易市场打工。

    埃塞本国语言是阿姆哈拉语,上过学受过教育的基本上会说英语。

    这个小女孩用英语跟我们交流,所以不用翻译我们也能听懂,只是发音有点问题,听着十分费劲。

    小女孩说,“我知道凶手是谁,但是你们要给我钱才行。”

    女警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比尔给小女孩,小女孩一动不动,直到女警掏出三个比尔,小女孩才微笑收下。

    后来我才知道,小女孩的母亲一个月的薪水是一百比尔,三个比尔相当于母亲一天的工钱。

    小女孩说,“杀死张先生一家的是一个后背有狼形胎记的中国男人,他住在亚迪斯亚贝巴北边的贡德尔,不过他经常来上城的黑市斗狗。”

    小女孩说的那个男人就是铁三的二哥苍狼。

    铁三一下激动起来,他抓住小女孩的手,声音都变得沙哑,“你怎么知道凶手是他?”

    小女孩被吓着了,急忙钻到女警身后,露出一双雪白的大眼睛,怯怯地看着铁三。

    铁三也感觉到自己有点失态,退到我身后。

    女警又给了小女孩两个比尔,让她继续说。

    为了方便叙述,小女孩的口供,我整理如下。

    埃塞俄比亚这个落后的国家,饱受饥饿和疾病的摧残,这个国家缺医少药,疾病横行,人民求医无门,埃塞政府向世界发出医疗援助的呼吁。

    当时,中国是第一个向世界宣布将派遣专业医疗队赴埃塞长期工作,六十年代我国第一支援外医疗队就进入埃塞,受到当地人民的热烈欢迎。

    而现在援外医疗队已经在非洲遍地开花,成为一种独特的外交法宝。

    一年前,一个漂亮的中国女孩,带着最初的梦想,成为援外医疗队的一员,来到埃塞行医救人。

    那个女孩叫小梦,她出生在一个中医世家,从爷爷到父亲都是资深中医,家里开着中医医院,家底殷实。

    小梦毕业于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毕业以后在当地一家私立医院实习,父亲希望她能够回到老家接手中医医院,但是小梦有自己的梦想,她要用自己的医术行医救人,不想让自己双手染上铜臭味。

    于是她瞒着父亲,揣着美好的梦想去了东非埃塞,当一名自由的医生。

    小梦刚到埃塞的第二天,医院里来了一位老病人,他是一个截肢军人,有“幻肢痛”,每当疼痛难耐的时候就跑来医院,可是医生对这种怪病束手无策,小梦却用祖传针灸术治愈了那个截肢军人的怪病。

    这件事情很快在阿迪斯阿贝巴传开了,小梦成了传奇医生,登上了报纸头条。

    张某是在报纸上看到这个消息的,他对这个小梦很感兴趣,于是装着生病去接触小梦,当时就被小梦的美貌折服。

    为了赢得少女芳心,张某使出浑身解数,疯狂追求小梦。

    当时医院设备简陋,医疗条件很差,小梦得知张某是个富人,就对张某说,“如果你愿意捐一笔钱改善医疗条件,我就答应做你女朋友。”

    当时小梦并不知道张某已有家室。

    张某最不缺的就是钱,第二天就给了小梦一笔巨款,然后邀请小梦去大裂谷游玩,小梦欣然而去。

    张某驱车来到大裂谷荒芜人迹之处,暴露了丑恶嘴脸,想要强暴小梦,小梦奋力挣扎,一不小心将张某推下悬崖。

    谁知张某命大没死,抓着树根爬上来,强暴了小梦,并残忍地将小梦掐死,为了掩盖罪行,张某将小梦扔进了深不见底的悬崖。

    当时下着暴雨,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张某回去以后,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当时除了张某喜欢小梦之外,还有一个人喜欢小梦,那个人就是苍狼,苍狼看到小梦上了张某的汽车,向城外驶去。

    苍狼骑着毛驴在后面追,毛驴肯定没有汽车快,大裂谷距离城市有一百多公里,开汽车不到一小时就到了,而骑毛驴估计要三个小时。

    等苍狼赶到大裂谷时,小梦已经死了,苍狼远远地看着张某将小梦扔下悬崖,然后驱车离开。

    苍狼愤恨不已,他要复仇!

    正巧那几天张某的邻居都不在家,苍狼偷了一辆汽车,去东非草原抓了一头猎豹,那天夜晚,苍狼开车撞开别墅铁门,用刀子捅死张某一家五口,然后让猎豹撕咬尸体。

    杀完人后,苍狼驱车离开了。

    小女孩说完,我皱了皱眉,总觉得她说的作案过程有些问题,而铁三却深信不疑,他急忙问,“你能帮我们找到苍狼吗?”

    小女孩点点头,“苍狼经常去上城黑市斗狗,我带你们过去。”

    斗狗,就是赌狗,两条恶狗被关在铁笼,互相撕咬,看客下注,赌哪条狗赢。

    小女孩带着我们穿街走巷,走了一个多小时,来到偏远的山区,走过一段十分崎岖的山路,小女孩指着前面不远处的圆形尖顶茅屋,对我们说,“茅屋下面就是斗狗场子。”

    小女孩伸出小手,又向女警要了两个比尔才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望着女孩的背影,我陷入了沉。

    铁三拍了我一下,“你想什么呢?”

    我说,“那个小女孩有问题,她应该是受人指使,故意告诉我们这些事情。”

    那个女警点点头,“我给她比尔时,她眼睛里露出贪婪的光芒,也就是说,只要给她钱,她什么都愿意做!”

    铁三这才反应过来,“你们知道小女孩有问题,为什么放她走了,至少要让她交代受谁指使?”

    我摇摇头,“小女孩只不过是个传话人而已,没必要在她身上浪费时间,因为我们要找的人就在斗狗场子里面。”

    铁三脸色一变,“指使小女孩的难道是苍狼?”

    女警说,“如果指使人是苍狼的话,逻辑上讲不通,苍狼买通小女孩,然后让小女孩举报自己,这可能吗?”

    铁三想了想说,“那就是有人要陷害苍狼!那个人会是谁呢?”

    我们决定去斗狗场子调查,女警带着我们进入茅屋,里面坐着几个光着身子的黑人,他们手里提着砍刀,见我们进来了,直接围了过来。

    这是我第一次见铁三出手,他动作十分迅捷,我完全看不清楚他如何出手,对面那五个黑人就软软地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女警从来没有见过中国功夫,吓得花容失色。

    铁三笑道,“他们没死,只是昏厥了而已。”

    如果是我的话,对付三个黑人或许可以,但是对付五个黑人就有些困难了,更不可能一瞬间击晕他们。

    这就是国术和防身术的区别。

    摆平了那几个黑人,我们顺着旋转木梯进入地下。

    地下是个一百平方的空间,人的叫声,狗的叫声混在一起,乱哄哄的,十分噪杂。

    四周墙壁上烧着火把,将地下室映照的十分亮堂,不过也很闷热,空气中充斥着血腥味,尿骚味和汗臭味,那些气味混合在一起,足以令人作呕。

    地下室中央是个十平方的铁笼子,笼子外面围了三四圈人。

    苍狼是中国人,身材高大,后背有狼形胎记,在黑人扎堆的地方很好辨认。

    我们寻找了一圈,没有发现苍狼的身影。

    此时,铁笼里面有两条恶狗正在搏斗,撕咬的十分激烈。

    左边那条狗从外观判断应该是斗牛梗。

    斗牛梗是世界级的斗犬!十分凶悍!能够轻易咬死牧羊犬!

    右边那犬身材瘦小,毛色黑黄相间,体型比比特略小,怎么看都不像一条斗犬。

    此时,斗牛梗将杂毛犬压在地上,死死咬住杂毛犬的脖子,杂毛犬身上有多处咬伤,血流了一地,已经奄奄一息。

    铁三咦了一声,对我说,“从外形看,那条杂毛犬很像中国的土狗,嘴短额平,体型中等,耳朵下弯,尾巴上卷。”

    铁三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来,我单位就养着两条土狗,一黑一黄,与铁笼里的杂毛狗外形一模一样。

    我十分疑惑,这斗狗场子怎么会出现中国土狗?

    女警说,“土狗是中国援外医疗队带来非洲的,可能被狗贩卖到斗狗场子的。”

    就在我们都以为那条土狗要被咬死时,出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

    土狗突然一爪子挠在斗牛梗脸上,就听一声惨嚎,斗牛梗前爪捂着脸,退缩到铁笼一角。

    我当时没注意,不知道刚才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铁三看清楚了,他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对我说,“那条土狗很厉害,它抓瞎了斗牛梗的眼睛!”

    我一听激动起来,“中国土狗有这么厉害吗?”

    铁三说,“那条土狗的爪子十分锋利,而且它下手快准狠,有高手风范!”

    女警惊奇道,“中国功夫很厉害,难道连中国的狗都会功夫吗?”

    铁笼之中,斗牛梗瞎了一只眼睛,疼痛难忍,已无斗志,很快就被土狗咬破喉咙。

    土狗赢了,看客输了,他们叫嚣起来,嘴里咒骂着。

    女警说,“那些看客要求斗狗场子放出斗狗王,他们要看着那条土狗被咬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