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陶俑事件(4)

作品:《绝密档案

    笔趣阁最新地址: ftshi.com    我现在终于明白,联络部长为何要将这个任务交给我了。

    因为这次的陶俑事件与十年前的干尸事件十分相似。

    首先,两次事件都是变异源引起的。

    其次,变异源会引起变异。

    再次。变异源具有传染性。

    干尸事件的变异源是地下世界的恐怖生物蝮虫,那么陶俑事件的变异源是什么呢?

    为了解开谜题,我们决定深入村庄调查。

    因为有了干尸事件的经验,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变异扩散!

    根据二贵交代的事实,变异源的感染率是百分之百,最可怕的是,只要是活物都可能被感染。

    那个四川大学的化学教授说,“假设这种变异源是一种未知病毒,那么这种病毒具有间歇频发性的潜伏期,具有转换元素基础的破坏力,这种可怕病毒一旦扩散,十天之内就能感染一座百万人口的城市,不过让我困惑不解的是,这种未知病毒并不是以寄生繁殖为目的。而是以毁灭宿主为目的。”

    化学教授的话专业名词太多,难以理解,黄队听得有些不耐烦。

    化学教授耐心地解释道,“你们想啊,如果一座城市的居民全部感染了这种病毒,一场大雨就能将所有居民变成陶俑,那么这种病毒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我说,“生物活着就是为了繁衍后代,为了生存,病毒也是生物。毁灭病毒并不存在,所以你的假设并不成立。”巨匠吐才。

    化学教授皱了皱眉头,“变异源不是病毒,那会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我和秦03已经讨论过了,我觉得变异源不是地下生物,就是觉醒神氏,当然地下生物的可能性大一些。

    为了防止变异扩散,我以联络科长的身份通过省公安厅,调动成都,眉山和资阳的武警力量。封锁以变异村为中心,方圆八十里的所有道路。

    从地图上看,这三座城市能够形成三角封锁区域。

    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动用军部力量的,因为我答应过二贵,一定会治好他们的“怪病”,如果军部介入此事,局势就不好控制了,变异村的下场很可能和五年前的小牛村一样,直接被毁灭!那是我不愿意看到的结局。

    那个年代,我国武装直升机还是稀缺货,武警部队配备的直升机都是军队退役下来的,已经不能战斗的老古董,比如直6。

    直6当年一共生产了15架。并未正式投产,直7出来以后,直6就配备给武警部队了。而成都这座西部重镇就有一架。

    清晨八点半,我们乘坐直6,向龙泉驿的山区飞去。

    我们一行八人,我,秦03,特案组五个人,再加上二贵。

    变异村位于龙泉山脉西麓的山区,距离城区八十多里,其中有二十里山路。

    因为山雾弥漫,能见度低,直升机只好降落在山区东边的平原,这里距离变异村还有十五里山路。

    为了节省时间,我们选择了一条捷径。

    捷径是一条陡峭崎岖,鲜有人至的山路。

    山路两侧长着半人高的茅草,路上到处都是棱角尖利的岩石,上面布满湿滑的苔藓,一不小心崴了脚都是小事,就害怕一个趔趄滚下山去。

    普通人走这条山路,肯定会叫苦不迭,因为实在太难走了。

    而我们是经过严格训练之人,体能素质都是上乘,平时训练都是负重攀岩,比这条山路要危险多了。

    吃了大还丹之后,我感觉腹部多了一团气息,原来我体重七十,现在只有六十,足足变轻了十公斤。

    突然暴瘦,从外表看十分明显的,但是我外表没有任何变化,我怀疑是肚子里的气团托着我的身体,让我变轻了。

    那团气息随着呼吸可以移动。

    当我吸气时,肚子里的气团就会下移,这个时候,我就变成不倒翁了,我曾试过不借助外力,身体倾斜60度,双脚能轻松抓住地面,而不会摔倒。

    当我吐气是,气团就会上移,这个时候,我的速度和力量会大幅提升。

    我背着军用电台,在陡峭的山路上健步如飞。

    特案组的几个人都惊讶不已,黄队一脸肃然地说,“联络员果然都是身怀绝技的人啊。”

    我们翻过一道山梁,已经能够看到变异村了。

    二月份的山里,十分寒冷,除了我之外,其他人却满头大汗,白气蒸蒸。

    我们走下山坡,就到了村口。

    村口有一株大松树,三人合围,树冠茂盛,据二贵说,这棵松树有八百多年的历史了,一直庇佑着村子。

    松树附近有一口水井,水井旁边堆放着上百件陶俑,那可不是用土坯烧出来的,而是村民石化所致,最明显的特征就是露出最外的四颗尖牙,清晰可见,令人望而生畏。

    村子里面悄寂无声,看不到半个人影,家家户户门窗紧闭,屋檐下面挂着白布,挑着白幡,给人感觉就像一个鬼村!阴气逼人!

    秦03脸色有些发白,显然她还没有执行过如此恐怖的任务。

    二贵说,“往常这个时候,大家都恢复正常,出来活动了,怎么村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二贵说完,突然反应过来,撒腿就往村里跑,我们跟在后面。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将整个村子都找了一遍,没有一个人影!

    二贵喃喃道,“我走的时候,还有五十多人呢,怎么一晚上功夫,大家都不见了?”

    亲03说,“他们不会是难以忍受这种日子,跳井自杀了吧?”

    二贵摇摇头,“村里就两口井,我下山前,井里的陶俑都打捞上来了,刚才我打着手电看过了,两口井里没有陶俑。”

    所有陶俑都堆放在村口的水井旁边,刚才挨家挨户找过了,村子里没有发现一具陶俑。

    事情越发诡异了,五十多个村民,集体失踪!

    他们究竟去了哪里?

    我问二贵,“林三娃家那头疯狗是不是也变成陶俑了?”

    二贵点了点头,“疯狗咬死老母猪后,被林三娃用木棒打死,扔在后山鬼柏林里,当天晚上,村民就变异了,第二天中午,我们去后山挖坑埋人时,看到疯狗躺在小溪边,已经变成陶俑了。”

    看来,那头疯狗也不是变异源,只是第一个被感染而已。

    我有些头疼,这个案子比干尸事件还要棘手,因为变异源十分隐蔽。

    黄队说,“咱们不能局限于村子,应该去周围的山里搜索一下。”

    秦03建议,“以防万一,咱们沿着溪流搜素吧。”

    反正没有头绪,也只能碰碰运气了。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们在溪边发现了新的线索!

    溪水在后山,我们兵分两路。

    黄队带着特案组沿着上游搜索,

    我带着秦03和二贵沿着下游搜索。

    半个小时后,我背包里的军用无线电台响起来,黄队那边有了消息,让我们赶快过去。

    我们一路小跑,来到上游一个水潭旁边看到了黄队他们。

    水潭不深,只没过膝盖,让我惊讶的是,水潭里面站着六个陶俑。

    二贵激动不已,“那是大毛,二毛他们,我下山的时候他们还活着!”

    失踪的村民怎么会在这里?他们明明知道一碰到水就会化成陶俑,为什么还要跳进水潭里?

    水潭上面是个五六米高的断崖,溪水从断崖上面落下来,形成一个小瀑布。

    我们攀上断崖,继续向上游搜索,沿路又发现了五六个陶俑,陶俑都站在溪水里面。

    走了一个多小时,前面突然出现一个山洞,溪水从山洞里面流出。

    我们从背包里面取出军用手电,进入山洞搜索,这里一下子发现了十五六个陶俑,其中有好几个陶俑是半个月前失踪的村民。

    二贵说,这个山洞叫仙蟒洞,据村里的老人说,很早以前,这个山洞里面盘踞着一条黑蟒,黑蟒已经成精了,不管是人还是动物,一旦接近山洞,就会被黑蟒吸进去。

    黑蟒害死了不少村民,成了村里的禁地,没有人敢去。

    国家刚解放那会儿,村里来了一支科考队,他们来龙泉山脉寻找一个古墓,村民告诫他们不要接近那个山洞,科考队不听,结果被黑蟒全部吸进去,再也没有出来。

    过来几天,来了一支解放军,二百多人,他们来村里问了一下情况,就去了山洞,村里老人说,那天晚上听到山里传来枪声,就跟打仗一样,十分吓人。

    第二天,又来了一支解放军,这次人更多,足有三百多人,他们直接去了山洞,天快黑的时候他们就下来了,告诉村民山洞里的黑蟒已经被消灭了,以后不用担惊受怕了。

    二贵说完之后,我们几个面面相觑,为了消灭一条黑蟒,竟然动用了一个营的兵力!这个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秦03悄悄对我说,“这个事情我知道,当年他们寻找的是李淳风墓。”

    黄队脸色有些难看,“这个山洞现在应该太平了吧?”

    二贵点点头,“我和林三娃都来过这里,里面什么都没有。”

    这个山洞应该是个溶洞,因为洞顶悬挂着奇形怪状的钟乳石,手电光打上去,反射出奇异的光色。

    溶洞里面暗河涌动,石笋林立,甬道交错,我们竟然迷路了!

    二贵搔搔头说,“林三娃喜欢来山洞里面玩,对着里面熟悉,我来的次数少,从来没有走过这么深。”

    就在这时,特案组一个警察叫起来,“这个甬道里面发现了很多陶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