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 陶俑事件(14)

作品:《绝密档案

    笔趣阁最新地址: ftshi.com    密室里面有空气不奇怪,但是有能让人呼吸的空气就太不可思议了。

    空气并不干净,是混合气体,还有许多肉眼看不见的细菌病毒。成百上千年不流通,不用zǐ外线消毒,就会变成毒气。

    可是我没有戴防毒面具,呼吸密室的空气,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也就是说,地宫里面的空气是流通的。

    郭中云猜测,“骊山三元洞里面的风口很可能是地宫的空气流通口。”

    螭龙皮防水,而我们的背包都裹在皮中,所以里面的土货没有损失。

    我们打开探照灯,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夏03郁闷道,“怎么还在青铜密室里面,咱们不会还在地宫外面徘徊吧?”

    郭中云说,“关于秦始皇陵的传闻都是从秦派传出来的,据说秦始皇陵上有九层龙台,下有五层龙台。之所以这样设计,取自《周易》‘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之句。九五是六十四卦中上泰之卦,就是最好的卦象,只有帝王可用。”

    据说五层龙台周围设置了重重机关,只有通过这些机关才能进入地宫。

    这片四方沙地中究竟暗藏何种机括,我们不得而知。

    郭中云指着前面一块沙地问我。“螭龙皮在这里发现的吗?”

    我点点头。

    郭中云说。“真是奇怪,那伙盗墓贼的脚印到这里就消失了。”

    夏03疑惑道,“螭龙皮如此稀有珍贵,他们就这么舍弃了,太奢侈了。”

    夏03话音刚落,四周铜壁突然发出蹦蹦的震响。

    郭中云是老土夫,他直觉十分敏锐。此时他脸色一变,叫道,“坏了,咱们陷入绝地了!”

    我已经察觉到了,距离我们十米多高的青铜巨顶缓缓沉落下来,我们无处可逃,当巨顶落下来时,我们都会变成肉酱。

    夏03道,“咱们什么时候触发机关了?”

    谁知道呢,或许是我们其中一个人走错了一步,触发了埋在沙地里的机关。

    当我们抬起头,心里算着还能活多久时,徐三禾却俯下身,研究着沙地。

    徐三禾用手掌轻轻拨开沙层,露出青铜地面,上面阴刻着字符,我师傅周05对古语言很有研究,我跟着他学了不少那方面的知识,所以一眼就认出来,那是秦朝小篆“六”这个字。

    徐三禾说,“秦始皇采用了九流之一阴阳家的五德终始说,以水德自居,水德尚黑,所以秦礼为黑,水德相应的数是六,所以秦规为六,所以说六这个数对秦朝有重要的意义。”

    这个我知道,秦朝的符传长度,法冠高度皆为六寸,车轨为六尺,一乘为六匹。

    徐三禾说,“沙层下面肯定还有其他青铜刻字。”

    郭中云修炼的是内家拳,他将螭龙皮当扫帚一样卷在手里,只见他轻轻一扫,大片的沙层就被刮走,地面上露出一个半圆形的青铜地面。

    随着郭中云脚步腾挪,周围的沙层不断被扫开,很快我们又发现了十几个青铜刻字,皆是一到九的数字。

    我和夏03不会武功,卷着螭龙皮,一下一下的扫。

    当青铜巨鼎距离我们头顶只剩下五米时,周围的沙地基本上都被我们扫了一边。

    当所有青铜刻字全部浮现出来以后,就比较直观了,一共96个青铜刻字,整体看是一个“回”字。

    数字排列杂乱无章,以我的智商竟然看不出什么门道。

    郭中云也捻着胡须,钻研着青铜刻字,而徐三禾已经打开背包,取出一样土货,我仔细一瞧,是一部古书,页面破破烂烂,看着有些年头了。

    徐三禾站在“回”字中间,一边观察着青铜刻字,一边翻看着古书。

    郭中云似乎认识那部古书,我看到他脸上闪过一丝讶异,然后微微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就问,“郭堂主,那部古书是什么?”

    郭中云笑道,“那是《九字法门》残篇。”

    我愣了一下,搜索了一遍自己的知识储备,竟然从未听过一本叫《九字法门》的古书。

    郭中云说,“秦始皇前六十年,白起为秦昭王征战六国,功勋赫赫,最终因功高震主,被秦昭王赐死,可是绝少有人知道,白起死前曾写下一部兵书,里面记载了自己毕生所学,其中最厉害的就是摆兵布阵九字法门。”

    我吃惊道,“难道白起写的兵书就是《杀经》?”

    郭中云点点头道,“白起的《杀经》并没有流传于世,而是埋葬在白起墓中,墓中的《杀经》早在西汉时期就被秦派盗走了,当时秦派大掌眼看过此书后,震惊的三天三夜口不能言,夜不能寐,因为此书所记载的摆兵布阵九字法门太过惊世骇俗,最终决定将此书一分为六,分别由门下六堂分别保管。”

    “虽然极力隐藏,但是《杀经》出世的消息还是传出去了,一时间庙堂江湖纷纷出动,想要得到这部奇书。当时秦派被推到风口浪尖,秦派大掌眼为了避祸,将《杀经》拱手送给庙堂,不过最厉害的九字法门却藏了起来,直至今日谁也不知道九字法门藏在何处。”巨吉冬亡。

    “一直到民国时期,北派一位老土夫从一处明朝古墓中发现了九字法门手抄残卷,但是不知真假,最后让秦派大掌眼验过之后才确定是真卷,为了避祸,大掌眼学前人之法将手抄残卷一分为二,分别送给国共两党,共|党兵弱,深入研究了九字法门,而国党兵强,并未重视,以至于最后让太祖得了天下。”

    这些秘闻只在盗墓界流传,土夫本来口风就严谨,所以外人并不知道《杀经》之事,就连我也是第一次听闻,当真是十分稀奇。

    宋朝丞相赵普说,“半部《论语》治天下”,如今看来太祖是,“《杀经》残卷得天下”啊。

    夏03问,“那徐大掌眼的《九字法门》残卷是哪里来的?”

    郭中云说,“抗日结束之后,国共两党争天下,国党溃不成军,大势已去,北派从国党机要办公室将《九字法门》残卷盗出,上缴给国家之前,私下拓印了一份,大掌眼的《九字法门》就是拓印版。”

    这个时候,青铜巨顶已经距离我头顶只剩下一米不到了,那种泰山压顶的感觉让人难以承受,我已经浑身冒冷汗了,而徐三禾盘膝坐在地上,一边捻着胡子,一边看着书,一边念念有词,他眼神时而有精光闪过,显然他正专注于心算。

    当我们不得不弯下腰来时,郭中云再也忍不住了,大喝一声,“大掌眼哎,要塌下来了!”

    徐三禾浑身一震,猛然回过神来,有点不好意思道,“看入迷了,大家不必惊慌,我已经解开回字阵了,大家听我号令。”

    徐三禾指着郭中云说,“右五步左六步。”

    郭中云右转向前走了五步,又左转向前走了六步,正好站在一块青铜刻字上。

    我和夏03也迅速到位。

    徐三禾自行到位。

    就在这时,我对面的铜壁突然凹陷出一个圆洞,徐三禾叫道,“那是出口,快走!”

    我们鱼贯而入,几乎是千钧一发之际逃生。

    身后轰然巨响,令我毛骨悚然,如果没有及时逃出,只怕就被压成肉酱了,就算我有铜精护体也抵受不住吧。

    我们打着探照灯,观察了一下周围,这里光怪陆离,到处都是高低不同的青铜树,高者七八米,低着也有四五米,一眼望去,郁郁葱葱,如真树一般,令人大为惊叹。

    脱险之后,徐三禾才说,“《九字法门》残卷中记载了一种回字阵,与那些青铜刻字组成的回字一模一样,于是我用残卷中记载的算法,开始计算阵眼,一般阵法只有一个阵眼,而回字阵竟然有四个阵眼,所以算法十分繁杂,费了一些时间。”

    阵法我略懂,阵法包括阵眼和阵势,阵眼被毁,阵势荡然无存,整个阵法就无法支撑了。

    夏03唏嘘道,“我们这还没有进入地宫,就经历了好几次生死,千古一帝果然名不虚传,难怪这么多年来没有盗墓者赶下来,真是杀机四伏啊。”

    郭中云道,“我看着青铜树林也诡异得紧,大家一定要小心。”

    郭中云话音刚落,青铜树林深处忽然传来呻|吟之声,那声音如男女交媾,听得夏03面红耳赤。

    夏03小声骂了一句,“哪对儿不要脸的,竟然在这种地方干伤风败德之事!”

    我提醒夏03,“不要被那种声音迷惑,耳朵听到的不一定是真的,也有可能是幻听。”

    夏03瞪了我一眼,“谁一天没事了幻听这个啊。”

    徐三禾说,“咱们过去看看,都小心点。”

    我走前面,郭中云断后。

    因为青铜树错落而立,探照灯光照不远,我只能看清五六米远。

    走了四五分钟,我突然看到恐怖一幕。

    五六米外的青铜树上挂着一个无头尸体,胸口被青铜树枝穿透,光溜溜地挂在树上,从体型看应该是个男的,他腹部被利器割开,肠子就像风筝线一样,飘荡在空中,血水流了一地,死状极惨!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白影从我面前闪过,就听夏03惊呼一声,“科长,你的背包不见了。”

    我扭头一看,鼓鼓囊囊的背包真的不见了,我惊出一身冷汗,究竟是什么东西动作如此之快?如果刚才它刚才想杀我,只怕我早就人头落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