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六章 太岁事件(2)

作品:《绝密档案

    笔趣阁最新地址: ftshi.com    赵俊开着一辆汇集了当时最先进技术的轿车奥迪100。

    当时我感慨不已,鸿门究竟多有钱啊,一个年轻弟子都能开豪车了。

    赵俊的驾驶技术很好,上了高速公路后。车速就没下过二百码。

    后来我才知道,这家伙是个极有天赋的车手,前几年他一直待在欧洲,是f3(三级方程式赛车)的试车员,后来一次机会,正式车手受伤无法出赛,车队便安排赵俊替补上场,那场比赛赵俊凭借无与伦比的天赋,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最后被f1德国法拉利车队相中,成为f1试车员。

    要不是家里出了变故,必须回国,赵俊很可能代表德国法拉利车队参加f1大赛,成为全球家喻户晓的超级车手。

    赵俊离开车队的那一年,他的好友,一度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具天赋的车手埃尔顿塞纳在f1比赛过程中意外身亡。

    听闻赵俊这段经历后。我感到十分可惜,要知道截至今天为止,中国都没有一名f1车手,因为车手水平达不到fa(国籍汽车运动联合会)的标准,赵俊曾有是有机会成为中国f1正式车手而被载入史册的,可是他错过了。

    后来一次机会,我才知道内情,原来当时赵俊的父亲意外身亡,赵俊才放弃了赛车事业毅然回国。

    赵俊的父亲是鸿门玄字辈长老赵海宗,精通六壬之术,曾是中南|海智囊团座上宾,曾与我老上司汉01,夏02一起调查龙尸事件。当时巨龙在黄河里面兴风作浪,险些酿成洪水灾厄,为了消灭巨龙,赵海宗不惜消耗三十年寿元,用六壬算天机,最后心力交瘁而死。

    龙尸事件前面说过。这里就不赘述了。

    赵海宗临死之前,给赵俊写了一份遗书,赵俊看了以后,就决定留在鸿门。

    我记得洛阳法检科韩主任的爷爷也是鸿门玄字辈的长老,就问他,“你认识洛阳法检科的韩英吗?”

    赵俊笑道,“她可是鸿门的高材生,当然认识了。”

    我道,“我觉得你俩挺般配啊,要不我给你俩撮合撮合?”

    赵俊忙道,“九爷啊。求求您高抬贵手吧,韩英长得是不错,可是性格实在太彪悍了,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感情这东西,讲究你情我愿,赵俊不愿意,我也没办法。

    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愣是被赵俊缩短了三分之二!

    我们抵达112科时,天色已黑,科长汉01不在。接待我们的是一个女联络员,我就是从122科出来的,却没有见过那个女联络员,询问之后才知道是从特案组调进来的。

    女联络员递给我一个牛皮档案袋,让我们在办公室坐一会儿,说还有一名调查人员马上就到了。

    陕西这地方真邪门,刚还说韩英呢,韩英就来了!

    韩英最大的特点就是英姿飒爽的气场,不管穿不穿衣服,哦不对,是不管穿不穿警服,那强大的气场都让人无法忽视。

    杀人事件中,我和韩英合作过,也算熟络,我正要打招呼,突然发现气氛有些紧张。

    赵俊看到韩英之后,脸色一变,就像一头白老鼠,刷的一下从沙发里跳起来,夺窗而逃。

    我当时就混乱了,这什么情况啊,怎么赵俊见了韩英,怎么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

    等等,这可是三楼啊,赵俊不要命啦!

    我赶紧跑到窗边,心里祈祷着,赵俊可不能摔死啊,不然就真的出大事了。

    我低头一看,水泥地面上没有看到赵俊的尸体,也没有血迹,我咦了一声,这家伙难道会飞不成。

    这个时候,韩英也过来了,她直接从后腰拔出手枪,对着十一点钟方向,怒斥道,“有种你跑啊,我打断你的腿!”

    我抬头一看,赵俊竟然爬到了四楼窗户上。

    这里可是122科,如果任由他们胡闹下去,成何体统,我当时就发火了。

    赵俊和韩英都是鸿门弟子,两人究竟什么恩怨?

    我头疼不已,上面派他俩来协助我调查,调查还没有展开,他俩先杠上了,这工作还怎么继续啊。

    赵俊说,“九爷……”

    我没好气道,“执行任务期间,叫我科长!”

    赵俊一脸不好意思道,“科长,你不要生气,我们恩怨颇深,已经发展到老死不相往来的程度,但是我是个男人,要顾全大局,我向你保证任务期间抛开一切私人恩怨。”

    我脸色稍缓,又问韩英。

    韩英瞪了赵俊一眼,“我是国家公职人员,自然以国家为重。”

    他俩的私人恩怨我也不好过问,既然没事了,那就开始研究情报吧。

    我打开牛皮档案袋,取出情报。

    四月三日晚,长安曲江一栋别墅内发生恐怖凶案!

    别墅主人姓甄,在广东做外贸生意,大概三个月前,甄某感觉身体不适,于是回到长安别墅静养。

    四月三日凌晨12点左右,居住小区的配电房发生故障,导致小区停电十五分钟。

    因为是富人区,物业公司十分负责,次日一早,派人去别墅小区检查配电线路,主要是排除隐患,若是再出现停电现象,会被业主投诉的,那样物业公司就会被罚款,得不偿失。

    物业公司的两名工作人员挨家挨户进行检修,他们来到甄某别墅门口,按了半天门铃,无人出来开门,

    工作人员以为别墅无人,于是检修其他别墅,下午三点时,他们回到物业公司,从业主资料信息中查到了甄某别墅的固定电话,拨打后无人接听。

    最后还是物业公司办公室主任觉得不对劲,才报了警。

    原来那个主任认识甄某,昨天晚上还在甄某别墅做客,甄某七十八岁的母亲,妻子还有两个孩子都住在别墅,别墅不可能没人。

    在物业公司的帮助下,警察进入别墅,却看到了恐怖的一幕。

    别墅里面一片混乱,客厅里面没有一件完好的东西,红木家具,真皮沙发,羊毛地毯,陈列在周围的名贵古董花瓶,全部遭到破坏。

    从破坏痕迹来看,不是人为,而是某种野兽,因为很多被破坏的物品上面都有咬痕。

    客厅没有发现血迹。共坑记才。

    别墅是复式结构,室内楼梯已经塌毁,物业公司搭了一条竹梯,警察爬上二楼。

    六间卧房里面也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没有发现血迹。

    最后警察在卫生间里发现了重要线索!

    卫生间瓷白的地板上到处都是碎骨碎肉,已经堵塞了地漏,泡在猩红的血水里面。

    情报后面别了一张现场照片,我能清楚地看到碎骨碎肉里面夹杂了头发,眼球,手指和各种内脏器官,看着十分恐怖。

    这难道是一件碎尸案?

    法医可以从头发、唾液、牙齿、皮肤和指甲等等人体组织或分泌物中检测出dna。

    法医从碎尸中检测出了四组dna图谱,分别是甄某母亲,妻子和两个孩子的dna。

    也就是说这是一起混合碎尸案!

    我当联络员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混合碎尸。

    不过让我奇怪的是,碎尸里面竟然没有检测出甄某的dna。

    警察在别墅外面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甄某居住的是高档别墅,背靠人工湖,前面是漫步公园,别墅区呈圆形分布,间隔五十多米。

    昨天晚上,甄某左边邻居并不在家,右边邻居停电之前就睡觉了,半夜时候听到外面有动静,但是也没注意。

    看完情报,我询问韩英意见,韩英道,“耽误的时间越多,案发现场的线索就越少,咱们还是尽快去案发现场吧。”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犬吠,一头黄色的土狗吐着舌头跑了进来,它脖子上有一条黑色的项圈,上面挂着一个铜牌,铜牌上面刻着狗主人的信息,证明这是一头合法领养的家犬。

    赵俊见土狗蹲在我面前,摇着尾巴,惊奇道,“这是你养的吗?”

    我将土狗抱起来,铜牌上面刻着我的名字,我笑道,“这条土狗叫白犬,不仅是我的养的,还是我的搭档。”

    赵俊道,“你给这狗起名叫白犬,太无厘头了吧,这明明是一条黄犬嘛。”

    我也不争辩,抱着白犬向外走去。

    我联系了特案组,赵俊开车,我们去案发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