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太岁事件(4)

作品:《绝密档案

    笔趣阁最新地址: ftshi.com    韩英留在别墅继续现场勘查,为了安全起见,我将白犬留下保护她。

    我带着赵俊去了物业公司管理办公室,见到了办公室主任侯某。

    侯某四十多岁。戴着眼镜,斯斯文文。他与甄某是发小,关系比较要好,甄某的别墅就是委托侯某购买的。

    为了方便叙述,将侯某的口供,整理如下。

    甄某小时候家贫,高中没有念完,就跟着乡党去南方打工了,当时正好赶上改革开放的热潮。

    那个年代,流行一句话,“撑死大胆的,饿死胆小的”,甄某就属于大胆的,他文化程度虽然不高,但是有生意头脑,善于钻法律空子。硬是踩着红线把事业搞起来了。

    生意人,少不了应酬,久而久之,身体就落下病根子,每过一段时间就要回来调养身体。

    前两天甄某回来之后,邀请侯某去家里做客,并且给侯某看了一样神奇的东西。

    那东西装在一个透明的玻璃坛中,看着像一块木桩,外观呈淡淡的浅黄色,分布有不规则的小斑点,表面布满了类似血管的突起,看着十分怪异。

    侯某并不认识这是什么东西。

    甄某就说,“这是千年太岁,是我花五十万从别人手里买的。”

    侯某是农村出来的。村里老人常说“不要在太岁头上动土”,侯某以为太岁和水猴子,山鬼一样都是流传于乡野的传说。是老人吓唬小孩,是迷信的东西,他没有想到这世上真有太岁。

    侯某有些不相信,“太岁就长这个样子,这不就是一块烂木头嘛。”

    甄某打开玻璃坛的盖子,“你用手摸摸,看是不是木头。”

    侯某将手伸进去。触摸了一下,发现那玩意儿外皮质地较硬,但也仅仅是较硬而已,绝对不是木头的硬度。

    甄某拿起水果刀,在那玩意儿表面划了一道口子,“你摸摸里面。”

    侯某又摸了一下,那玩意儿里面质地柔软,富有弹性。

    那玩意儿外面看起来毫不起眼,但是里面质地细腻,雪白如脂。仔细观察,还有肉丝纹理。

    侯某惊奇问,“这真是传说中的太岁?”

    甄某笑道,“古人说的好,看万卷书行万里路,你文化程度比我高,但是你见识没有我广啊,我告诉你这太岁的神奇之处。”

    太岁不是植物,不是动物,也不是菌类,不过它的确是个活物,能缓慢生长,还能呼吸。

    侯某道,“那这玩意儿究竟是什么?”

    甄某神秘兮兮道,“这是天上掉下来的神物,不是咱们凡人的,我可不是乱说,古书里面有记载的。”

    侯某问,“什么古书记载这玩意儿了?”

    甄某道,“《本草纲目》知道吧,里面就有记载,太岁就是肉灵芝,可食用、入药,是百药上品,久食,轻身不老,延年神仙。”

    侯某还是第一次听说,十分稀奇。

    甄某道,“我每天喝一杯太岁水,每三天吃一片太岁肉,三个月后,我就百病不侵了,三年之后,我就轻身不老了。”

    当时侯某心里就觉得怪怪的,好友不会被人骗了吧,这世上如果真有肉灵芝,古代帝王肯定吃过,他们为什么没有轻身不老,反而一个比一个短命呢。

    想到这里,侯某就问,“你这个太岁从哪买的?”

    甄某道,“从朋友认识一个奇人,从奇人那里买的。”

    甄某舀了一杯太岁水,让侯某尝尝,侯某觉得太岁水不干净,就没有喝。

    甄某也不勉强,只是说,“一杯太岁水要一千多块钱呢,还是供不应求,你真是没有福气啊。”

    甄某说完,当着侯某的面,将太岁水一饮而尽。

    侯某的母亲,妻儿都喝这种太岁水,据甄某说,她们喝了以后,身体比原来好了,也不生病了。

    见时间不早了,侯某就告辞。

    侯某的口供就是以上内容。

    侯某道,“我思前想后,觉得这事情十分蹊跷,就想着告诉你们,说不定对你们破案有帮助。”

    我问,“你为什么觉得蹊跷。”

    侯某道,“我问过你们警察了,别墅里面贵重物品都在,就是少了太岁,我觉得有人盯上好友的太岁了。”

    侯某的话让我来了精神,只听赵俊道,“我也觉得蹊跷啊,案发之前这个小区突然停电,这也太巧合了吧。”

    侯某继续说,“昨晚停电之后,我派电工去配电房检修,电工回来说总闸坏了,我怀疑可能是被人为破坏的。”

    案情突然变得复杂起来。

    赵俊说,“会不会有人盯上甄某的太岁了,趁着月黑风高的夜晚,破坏了配电房的总闸,导致别墅小区停电,然后偷偷溜进甄某家里,想要偷走太岁,结果被甄某发现,情急之下失手杀了甄某,然后一不做二不休,将甄某家人也杀死,并且伪造了犯罪现场,干扰警察的判断。”

    我道,“你的意思是,獠牙兽并不存在,是凶手伪造出来的?”

    赵俊道,“现实中有许多犯罪天才,他们拥有远超常人的缜密头脑,能够伪造完美的犯罪现场,他们伪造的证据天衣无缝,可以将无辜之人变成凶手,也可以将警察引入死胡同,我记得韩英说过,法医学会档案室里至今还陈列着十二起无法破解的诡案。”

    我道,“你说的有道理,不过有些细节好需要好好推敲,比如甄某失踪的细节?比如凶手伪造现场的细节?”

    赵俊道,“我觉得甄某已经死了,他的尸体就在别墅里面,只是我们还没有找到,伪造现场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甚至可以说是信手拈来,”赵俊说着,右手成爪,在办公桌上用力一拍,就听砰的一声闷响,桌面上留下来两排“咬痕”。

    我惊奇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赵俊道,“普通人肯定无法办到,但是向我们这样的武功高手,只要善于观察模仿,伪造证据太容易了。”共纵豆划。

    我道,“你能一掌将铁桦木茶桌击碎吗?”

    赵俊道,“那需要极强的内功,我还办不到,不过借助武器的话,我倒是可以试试。”

    赵俊将背后的狭长木匣打开,取出一张白弓。

    白弓长三尺有余,通体晶莹,雪白如霜,散发出淡淡的寒气,弓身线条流畅,给人浑然天成的感觉,弓弦也是白筋,轻轻一碰,便发出嗡嗡的颤音,久久不散。

    赵俊又从木匣里面取出一支白箭。

    赵俊扎开马步,拉弓搭箭,动作一气呵成,显然是个箭术高手,他手指一松,弓弦发出一声尖锐的哨音,就见一道白光闪过,五十米外的铁门应声而碎,然后一道白光又反射回来,我凝目一看,射出去的白箭又回到了赵俊手里。

    我惊奇不已,“这是怎么回事?”

    赵俊道,“这张宝弓叫犀渠,是我父亲留给我的遗物,是用地下生物犀渠的角和筋制作而成的。”

    《山海经》记载,“厘山,其阳多玉,其阴多蒐。有兽焉,其状如牛,苍身,其音如婴儿,是食人,其名曰犀渠。”

    赵俊说,“犀渠的两只犄角,忽有感应,相距千米,也会互相吸引,所以我父亲就将一只犄角打磨成了弓,一只犄角打磨成了箭。”

    我啧啧称奇。

    赵俊将四分五裂的铁门拼凑在一起,对我说,“科长请看,铁门上的痕迹像不像咬痕?”

    我仔细一看,惊讶不已,铁门上的痕迹和铁桦木茶桌上的如出一辙。

    赵俊笑道,“我并不是显摆,只是想告诉你,对于江湖中人来说,伪造犯罪现场太简单了。”

    我道,“你的意思是,凶手很可能是江湖人士?”

    赵俊道,“地下生物的黑市生意被我们鸿门垄断,实不相瞒,太岁也是地下生物,凶手偷了太岁,不管他出手不出手,只要泄露了消息,我们鸿门就会知道。”

    《大荒南经》中记载着一种叫视肉的生物,视肉的意思是“看着像肉”。

    视肉就是《本草纲目》上记载的肉灵芝,也是民间传说的太岁。

    我说,“那个将太岁卖给甄某的奇人也要查一查,这事情就交给你了。”

    鸿门的人,神通广大,消息灵通,他们办事的效率有时候比官方部门还强。

    赵俊刚走,特案组的人匆忙过来找我,说韩英在别墅后院挖出了一个黄色的肉团,疑似失踪的太岁!

    我一听,拉上侯某,骑着特案组的铁侉子,向别墅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