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 太岁事件(11)

作品:《绝密档案

    笔趣阁最新地址: ftshi.com    午门在江湖中地位独特,因为午门就是江湖的法律,一切江湖纠纷都要以午门的判决为准,不得有任何异议。zǐ

    午门之所以有如此高的威望。跟午门秉公执法,铁面无私的行事作风有很大关系。

    我现在是午门掌门,在这件事情上更是义不容辞。

    一旦找到凶手,必然要以江湖规矩处理,给鸿门一个交代,让死去的兄弟可以瞑目。

    破案如救火,时机最重要。

    当时是下午三点半,出海还来得及。

    陆行风在蛇口混了二十多年,对这一片的海域了如指掌,这次下海,由他亲自掌托,我和赵俊随行。

    韩英也嚷嚷着要去,可是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不可能让她跟着。

    韩英是个有血性的女子,她虽然是国家公职人员,更是洪门弟子。眼看着同门兄弟惨死,她不能坐视不理。

    韩英对我说,“你们必须带我,因为我也是这次任务的调查人员,你们不让我去。我就给上面打报告。”

    我想了想,觉得韩英说的有道理,她现在是一名联络员,不能逃避危险,而要在危险中历练。

    作为一个江湖门派,鸿门的生意产业十分发达,蛇口发展起来后,陆行风就创立了游艇俱乐部,拥有十来艘豪华游艇。

    我们乘坐的是一艘美国进口的中型游艇,据陆行风说这艘游艇三百多万,还不是最好的,游艇俱乐部里面顶级豪华游艇八百多万呢,之所以选择这艘美国游艇主要是看上了其卓越的可靠性能,可以遭狂风暴雨的恶劣天气下顺畅行驶。

    不过我们的运气很不好,还没有出避风港。就遇上了强降温天气,海面风浪大作。天空黑云密布,竟然噼里啪啦下起了拳头大小的冰雹。

    陆行风脸色变得有点难看,“我在深圳呆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伶仃洋下冰雹,这太不寻常了。”

    赵俊问,“那咱们还出海吗?”

    陆行风道,“蛇口的老人常说,天气异变,那是海龙王发怒了,最好不要下海,不然要出事。”

    我想了想道,“要不咱们回港口,等天气好转了再出海吧。”

    折腾了一圈,已经快五点了,海面哗哗下起了暴雨,我们站在岸上瞭望,海面上的船只陆陆续续都回到港口,寻求庇护。

    陆行风道,“连货轮都靠岸了,看来海面情况十分糟糕啊。”

    我心里突然一动,“所有船只都回港口了,那艘渔船也应该回来了才对。”

    据服装老板说,那是一艘十分破旧的小型渔船,蛇口发展起来后,那种小型渔船就被淘汰了,应该十分好找。

    陆行风是个聪明人,他也想到这一点了,他说,“出海寻找如大海捞针,这次天气异常是个机会,我这就派人去港口排查。”

    那个渔民是个危险人物,我想跟着一起去,陆行风却道,“去的人多了,容易打草惊蛇,我会让兄弟们小心的。”

    赵俊也说,“港口有鸿门的眼线,他们打听起来容易,你是个生面孔,有些事情不方便。”

    我听明白了,聚集在港口的都是做买卖的,白道黑|道,鱼龙混杂,基本上都踩着红线,谁的背景都不干净,他们的口风严谨得很,对生面孔十分警惕。

    想明白这点,我就随他们去了。

    我们在附近一家大排档等待消息。

    天黑之后,海面风浪更大,暴雨已经蔓延到陆地了,港口已经黄色预警。

    晚上八点时,陆行风回来了,他摇摇头,“港口没有发现可疑渔船,码头附近打听过了,没有发现可疑目标,看来那个渔民并没有回到港口。”

    赵俊皱着眉头道,“气象中心已经黄色预警了,刚才新闻上也报道了有两艘货船先后遇难,那个渔民会不会也遇难了?”

    陆行风道,“那个渔民常年生活在伶仃洋上,那对片海域的天气了如指掌,我估计暴风雨来临之前,他已经躲起来了。”

    我道,“你的意思是,他提前离开了这片海域?”

    陆行风摇摇头,“那艘破旧的小型渔船不可能远离海岸,不然无法补给,我觉得他很可能躲在附近的岛上。”

    蛇口的近海岛屿也不少呢,内伶仃岛,大铲岛,小铲岛,丫仔山岛,孖洲岛,龙鼓洲,白洲和沙洲。

    陆行风道,“除了几个原始的岛屿外,其他已经被开发的岛屿都有我们的眼线,不过现在气候恶劣,联系不上他们,只能等到暴风雨结束了。”

    我问,“以你的经验判断,这场暴风雨什么时候能过去?”

    陆行风道,“海上的天气最难预测,一股冷气流吹过来,就要变天,一般情况下,这种异常天气几个小时就过去了。”

    我算了一下时间,那也要等到天亮之后了。

    我心里虽然着急,奈何天公不作美。

    大排档人多眼杂,我们找了一家酒店。

    我屁股好没坐热乎,午门深圳分坛的堂主来酒店找我。

    堂主名叫李飞,身形瘦长,八卦掌造诣很深。

    李堂主颇为埋怨道,“掌门,你来深圳之前怎么不通知这边的兄弟,让我失了礼数,被门中兄弟耻笑。”

    这次来深圳,因为牵扯到鸿门,我连这边的联络科和特案组都没有通知,我还没有适应午门掌门这个身份,不懂江湖的规矩,李堂主这么一说,我有些不好意思。

    掌门到了那个地界,那个地界的堂主就要陪同,这是江湖的规矩,跟上面的领导下来视察工作一个道理。

    让我惊喜的是,李堂主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李堂主说,“分坛的一个兄弟出海回来说,经过内伶仃岛的时候,看到简易码头上停靠着一艘破旧的渔船,里面走下来一个穿着黑袍的家伙,进入了岛屿。”

    我们面面相觑,没想到这么容易就知道了那个渔民的踪迹。

    陆行风问,“午门的兄弟什么时候经过内伶仃岛的?”

    李堂主说,“暴风雨来来临之前。”

    陆行风点头道,“那个渔民知道暴风雨要来,提前上岛了,内伶仃岛是个原始岛屿,是个理想的藏身之所。”

    赵俊道,“现在是万事具备,就等暴风雨结束了。”

    晚上十二点,暴风雨还在继续,而且更加猛烈了,港口已经红色警报,气象中心预测会有一场小型海啸,希望港口城市的居民做好防护。

    我打开军用电台,联系到当地情报科,询问关中122科那边的情况,情报科说,汉01已经用九字真言碑阵将风生兽困住,不过情况不容乐观,九字真言碑阵只能支撑两天时间。

    风生兽变成视肉之后,能够吸收空气中的微量日物质,从而变得越来越强大,情报科预测,两天之后,风生兽破坏等级将提升到级!

    情报部门有一份关于地下生物破坏等级暂定说明。

    蝮虫的破坏等级是s级。

    旋龟的破坏等级是a级。

    蛮蛮的破坏等级是b级。

    沙蛇的破坏等级是b级。

    水甲一号最弱,破坏等级d级,水甲五号最强,破坏等级级。

    也就是说,两天之后,风生兽的破坏力堪比水甲五号,我记得当时毁灭水甲五号是动用了歼9!

    最可怕的是,风生兽拥有再生能力,导弹也炸不死它,它绝对比水甲五号要棘手的多。

    我吃了五片安眠药,让赵俊半个小时候将我弄醒来。

    我要联系上白犬,了解一下那边的情况。

    昏昏沉沉中,传来一声犬吠。

    白犬托梦!

    白犬浑身焦黑,冒着黑烟出现在我面前,将那边的情况告诉了我。

    三珠树生长在赤水岸边,我说的赤水可不是贵州的赤水,而是地下世界的赤水,也就是异土!共围见血。

    赤水是地下世界的一大水系,生活在赤水附近的神氏部落有四个,包括厌火国,讙朱国,三苗国和载民国。

    华朝时期,这四个神氏部落连年征战,打了几万年也没有分出胜负,最后都被末世洪流吞噬了。

    只留下这片异土。

    夸父用太阳祭坛将白犬传送到这片异土。

    白犬从赤水下游一直跑到上游,终于找到了三珠树。

    可是没想到三珠树竟然有凶兽守护!

    那头凶兽就是载民国的灭蒙鸟。

    灭蒙鸟以三珠树上结的育沛为食。

    灭蒙鸟虽然是地下生物,可是非常厉害,嘴里能喷出三千摄氏度高温蓝火焰,而且火焰和激光一样可以射出几公里远。

    三千摄氏度相当于氧炔焰的温度了,可以轻松融化掉任何金属!

    更加变态的是,灭蒙鸟可以展翅飞翔,从空中进行精准狙击!

    梦境中的白犬一身彰显纯洁血统的白毛已经烧光了,浑身无毛,焦黑冒烟的白犬看起来狼狈之极。

    我不由担心它的安危。

    白犬说,“夸父已经去借九鼎了,马上就回来了,哼哼,只要我吸收足够的日物质,非咬死这只臭鸟!”

    梦境到这里就结束了,看来白犬那边也不好过啊。

    啪!

    一声脆响,将我惊醒,脸颊火辣辣的疼。

    我捂着脸,怨地看着赵俊,“说好的不打脸,怎么又打啊?”

    赵俊道,“我用其他办法叫不醒你啊,只有这巴掌管用,我只抽了七八下你就醒来了。”

    我瞪了赵俊一眼,“下一次,你吃安眠药,让白犬给你托梦!看我不抽死你丫的!”

    这个时候,陆行风进来,“暴风雨终于消停了,咱们快点出海吧!”

    我一看手表,清晨四点五十分,外面天还灰蒙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