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太岁事件(13)

作品:《绝密档案

    笔趣阁最新地址: ftshi.com    管理站的院子里面爬满了各种毒蛇。

    我能认出来的就有竹叶青、眼镜蛇、眼镜王蛇、金银环蛇等剧毒蛇类,还有很多颜色鲜艳我不认识的毒蛇。

    那些毒蛇层层叠叠,纠缠在一起,扭动着身体。吐着zǐ红色的信子,到处乱爬,一眼望去,犹如蛇海,令人望而生畏。

    最可怕的是,蛇群之中躺着五六具尸体,有男有女,身上穿着睡衣,应该是起床后在院子里遭到毒蛇袭击,导致身亡。

    那些尸体浑身zǐ黑,显然中毒深重,我看到他们嘴巴,鼻子和耳朵不断有毒蛇爬出,甚至眼睛里面也爬出两条犹如蚯蚓般细小的蛇类。

    我推开门后,生人气味飘了进去,那些蛇群顿时沸腾起来。反应最快的是一条眼镜王蛇,刷的就立了起来,打开脖子上的死亡之眼,一边吐着信子,一边慢慢逼近我。

    就在这时,管理站屋顶传来声音,“请救救我……”

    我骤然一惊。没想到管理站还有存活者。

    我让其他人先退到安全的地方,我去救人。

    我有铜精护身,不怕蛇咬。

    就听嗖的一声,那条眼镜王蛇像我小腿咬来,我连躲都不躲,伸手抓住它的尾巴,用手一捋,就听喀喇一声,它的骨头就散架了。

    我纵身上墙,沿着围墙跑到屋顶,这才看清求救的是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他手里拿着两米多长的铁棍,来回跳弄着,防止周围的毒蛇靠近。

    中年男子被逼到墙角,没有半点余地。

    我当时浑身被铜精覆盖。连头发都变成了铜色,中年男子见我跟少林寺十八铜人似的,当时就愣住了,结果给了毒蛇可趁之机。

    一条颜色艳红,体形细长的毒蛇“嗖”的一声,从蛇群里窜出,几乎是向中年男子的脸面飞射而去。

    多亏我反应够快,一个箭步冲过去,将飞蛇给抓住了。

    令我没想到的是,飞蛇被我抓住以后,竟然张嘴喷出一股绿色的毒液。

    刷的一下,溅射在中年男子脸上。

    中年男子“啊”了一声,身子一趔,竟然从墙上掉下求。

    我用手将飞蛇捏死。也跟着跳下去,我伸手抓住中年男子的脚踝,喝了一声“起”!

    我用力一拉,中南男子就被我举起来,就听嗵的一声,高帮硬底牛皮作战靴踩死一片毒蛇,我稳稳地站在地上,然后举着中年男子飞快跑出院子。

    中年男子毫发无伤。他急忙摘下眼镜,从裤兜里取出一块手巾,小心翼翼地将镜片上的毒液擦拭干净,“多亏我戴着眼镜,不然眼睛就要被毒瞎了。”

    一番沟通之后,我们才知道,这个中年男子叫马占山,是管理站的站长。

    马站长说,“昨天下午守备队的战士通知管理站,有一个渔民要求进岛,让我们派人处理一下。”

    内伶仃岛是军事管理区,没有政府的介绍信,任何人都不准进岛。

    马站长亲自来到码头,见那个渔民披着连帽黑袍,将头脸遮得严严实实,觉得阴气森森的,当时就没有好感,就问他有没有介绍信?渔民摇摇头。

    马站长又问他为啥要进岛?渔民也不说话,转身就离开了。

    马站长觉得莫名其妙,当时天色已经阴沉下来,渔民走了半个小时,就下起了大雨。

    守备队的战士披着雨衣继续站岗,马站长回到管理站就睡觉了。

    马站长有个怪癖,晚上一下雨就失眠,他睡不着,点了一锅烟,吧嗒吧嗒抽起来,当时已经是后半夜了,雨渐渐小了。共沟引巴。

    马站长伸了个懒腰,推开房门,想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却看到了恐怖的一幕,一条接一条的毒蛇从墙上爬进院子。

    内伶仃岛被称为“蛇岛”,岛上毒蛇种类繁多,而且密度集中,管理站的工作人员每天都会碰到毒蛇,甚至早上起床的时候,被窝里面盘着一条毒蛇。

    可是同时出现上千条毒蛇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工作人员当时就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除了马站长以外,三十多个工作人员全部被毒蛇咬死。

    马站长说完之后,我陷入了沉思,毒蛇杀人与那个渔民有关系吗?

    韩英道,“看来咱们猜测的不错,那个渔民进岛不成,假装离开,然后搁浅海滩,偷偷进岛。”

    陆行风问马站长,“能带我们去森林派出所吗?”

    马站长点点头,“森林派出所在尖峰山北边,距离这里不远,我给你们带路。”

    赵俊问,“去森林派出所干嘛?”

    陆行风道,“我想证实一个事情。”

    十五分钟后,我看到郁葱的树林间出现一座独院,远门上挂着内伶仃岛森林派出所字样的牌匾。

    我小心翼翼推开院门,院子里面爬满了毒蛇,我进去查看了一下,六名警察全部在睡梦中被毒蛇咬死。

    陆行风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上千条毒蛇半夜时分突然闯入人类居住的地方,并以杀人作为行动目标,而且两个不同地点同时发生此事,这正常吗?”

    韩英道,“你的意思是,毒蛇受人指使?”

    陆行风道,“江湖中有一个偏门,会一种操蛇术,专门操控毒蛇害人。”

    赵俊皱了皱眉,“那个渔民不仅会使冰箭,还会操蛇术,我怎么觉得不太可能啊?”

    韩英道,“操蛇术是黄龙门的秘术,秘而不宣,外人不可能学到。”

    陆行风道,“我只是一种猜测。”

    我问马站长,“守备队住在什么地方?”

    马站长道,“山腰有一个天然洞窟,被改造成了基地,守备队住在里面。”

    现在这情况,我们只能继续深入调查了。

    路上,陆行风问马站长,“听说岛上有许多身穿白大褂的专家,躲在山里进行秘密研究,你知道吗?”

    马站长道,“都在一个岛上住着,自然是知道一些内幕的,我们管理站的日常工作就是进山采摘一种剧毒植物,我们叫血斑草,因为草叶上有血色的斑点,血斑草毒性非常猛烈,眼镜蛇王吃了血斑草都会被毒死,我们将血斑草交给守备队的战士,就算完成了工作。”

    马站长继续道,“守备队有二百多名战士,荷枪实弹,守卫森严,我们从来没有进去过,也不知道里面在搞什么。”

    马站长说,“岛上的猕猴与人友善,山上毒蛇很多,最好请猕猴带路。”

    我点了点头。

    马站长见我同意了,便张开嘴对着密林里面“欧欧”的叫着,过了一会儿,就有四五只红莲猕猴攀着树枝跳了出来。

    马站长从兜里掏出几粒花生,剥开喂给那些猕猴。

    猕猴十分聪敏,欧欧叫着,攀着树枝向前面跳去,我们紧随其后。

    说也神奇,一路上竟然没有碰到一条毒蛇。

    很快我们就到达山腰。

    洞窟十分隐蔽,外面生长着茂盛的蕨类植物,很难发现。

    进入洞窟之后,土石地面就变成了坚硬的水泥地面,洞窟周围用工字钢架进行加固,用陆行风的话说,都可以抗八级地震了。

    洞窟里面潮湿黑暗,我们打开军用探照灯,雪亮的光柱照在一道铁门上,令我脸色大变的是,铁门前面竟然盘着一条巨大的蟒蛇!

    那是一条花斑蟒蛇,盘起身子竟然有两米多高,它被强光照射之后,嗖的一下昂起小孩头大的三角脑袋,露出四颗尖牙,对着我们吐着信子。

    看到这个家伙,马站长浑身发抖,“这……这是蛇王!”

    陆行风和赵俊表现得十分镇定,他俩慢慢取出弓箭,动作十分缓慢。

    赵俊小声对我们说,“不要惊慌,慢慢后退,退到洞外,这家伙交给我们吧。”

    我拔出藏刀,“还是我来吧!”

    以我现在的实力,对付一条蟒蛇还是有自信的。

    赵俊却说,“这条蟒蛇九米多长,近二百斤重,力量奇大无比,一不小心就会被它绞杀,你没有对付蟒蛇的惊讶,还是我们来吧。”

    我们慢慢退到洞外,陆行风和赵俊留在里面对付巨蟒。

    我还没来得及紧张,就听到赵俊在里面喊,“你们进来吧。”

    我进去一看,不由惊愕,偌大的一条蟒蛇,竟然被五只铁箭活活钉死在洞壁上,蛇头有一个血洞,正汩汩流着鲜血,看起来十分血腥,又十分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