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八章) 猪人事件(13) 骗局

作品:《绝密档案

    笔趣阁最新地址: ftshi.com    想要对付封豕,只有三个办法。

    一是借助“暗能量武器”。

    问题是这种超级武器只有纳粹拥有,世界上其他国家还没有研制出来。斤丽来号。

    二是借助神氏的力量。

    目前与我们有合作关系的神氏只有两个,一个是白犬,一个是夸父。

    白犬的神氏之力是“超音速度”。根据111所的体能测试,白犬的最快速度接近10倍音速,可是面对“量子形态”的封豕,白犬没有任何胜算。

    夸父的神氏之力是“空间祭坛”,这种辅助性的力量也无法对付封豕。

    三是借助“夏商周秦汉”五方神秘组织的力量。

    然而在陶俑事件中,我们与神秘组织闹掰了,当时神秘组织想要秦皇帝陵中的九鼎,考虑到九鼎是绝对力量,对国家十分重要,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因为这件事情,只要不牵扯到自身利益,神秘组织是不会帮助我们的。

    我现在还没有接触过神秘组织,还不了解它们的力量来源,不过我看过一份官方部门的评估报告。上面提到“神秘组织的力量介于神氏和地下生物之间”。

    看到这段话后,我才明白。为什么神秘组织能够轻易降服旋龟,蛮蛮和蝮虫这些地下生物,却不参与神氏之间的战斗了,因为它们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战胜神氏。

    所以这次对付封豕,就算我们把九鼎给它们,它们也不一定会出手相助。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只有纳粹的“暗能量武器”能够对付封豕。

    迪姆少将见我沉默不语,笑道,“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道,“我并没有与国外势力建立合作关系的权限。”

    迪姆少将道,“那么就麻烦你请有相关权限的人来,不过我要提醒你一下,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会等你们太久。”

    我乘坐运输船回到护卫舰,通过无线电话联系上联络总部。

    我将这边的情况汇报上去。

    联络部长的态度很坚决,“跟纳粹合作。那是引狼入室,我们绝不能干那种傻事。”

    联络部长继续道,“告诉那帮纳粹,我们自己的事情我们会处理,用不着外人指手画脚,还有,限他们一个小时离开我国海域。”

    我道,“如果他们不离开呢?”

    联络部长沉吟了一下,“我们不是好战的国家,但是在任何时候都不缺与敌人战斗的勇气。我现在给你最高权限,不管付出多大代价,务必守住南边海岸!”

    最高权限可以调动整个南边海防力量,换句话说,只要我一声令下,十个小时内就能发动一场国家级的海战!

    而整个中国,有这么大权限的人不超过五个!

    联络部长的性格我太了解了,他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我担忧地问,“老部长,纳粹肯定不止这点实力吧。他们还有多少隐藏力量,你一并告诉我得了。”

    联络部长道,“本来就是要告诉你的,今天我亲自去找神秘组织了,不求它们帮助,只是借助它们的力量探查一下南边海域。”

    我心里一沉,“发现什么了?”

    联络部长道,“距离海岸200海里的深海潜伏着二十多个机械蝠鲼,体型最大的有200米,比驱逐舰还要巨大!”

    我脸色一变,“这……这也太夸张了吧,感情我们击毁的那个机械蝠鲼只是个先头兵?”

    联络部长道,“根据计算机模拟的结果,机械蝠鲼群的战斗力已经超过南海舰队,与整个南部海防力量不相上下。”

    海防力量包括南海舰队,战斗机师,轰炸机师和陆地导弹基地。

    联络部长道,“英国军情处有一份纳粹黑科技的原始资料,上面提到机械蝠鲼是一种三栖战斗机器,它装载着大口径机炮,舰炮和导弹,战斗力很强,弱点就是装甲防护低,能被导弹击毁。”

    我问,“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吗?只能用战争解决?”

    联络部长沉默了一下,“你有更好的办法?”

    我分析道,“假设打赢了,咱们的南部海防也会损失惨重,日本、东南亚肯定会趁机捞油水。”

    联络部长道,“这是难免的事情。”

    我继续道,“假设打输了,国家将面临五十多年来最大危机。”

    联络部长道,“所以,我们必须赢!”

    通话到这里就结束了,我担心小岛那边生变,更要离开护卫舰,却听到一个声音叫我。

    我静定一看,原来是陈三栋他们,令我大跌眼镜的是他们竟然穿着穿着海军军装。

    我看了下他们的军衔,陈三栋是中将,小刀和飞鱼是少校。

    陈三栋见我打量他,便嘿嘿一笑,“我剪了头发,刮了胡子,再穿上这身皮,怎么样,还像那么回事吧?”

    我严肃道,“陈三栋,你搞什么鬼?”

    陈三栋笑道,“我去和那些杂碎谈判。”

    我有些愕然,“这可不是闹着玩,你一言一行都代表国家,万一谈崩了,就会发动一场国家级海战,谁给你这么大权利让你胡闹,快点把这身军装脱下来!”

    陈三栋是个脸皮极厚的家伙,我的斥责对他不起任何作用。

    “掌门,你有十足的把握能打赢这场战争吗?”陈三栋问。

    见我沉默不语,陈三栋继续道,“你现在是南部海防最高指挥,你不能亲自和那些杂碎谈判。”

    “我不去,谁去?难道你去吗?”我没好气道。

    陈三栋道,“现在小岛那边还有你的同事,还有一支陆战营,如果你直接向那些杂碎宣战,他们必死无疑。”

    我心里一沉,虽然我很反感这个陈三栋,但是他说的很对,小岛的位置正好处于海战的中心,一旦开战,小岛上的人都会死。

    陈三栋道,“战争是一门欺骗艺术,最高境界则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我知道你骗术无双,可是战争不是儿戏,不是耍嘴皮子,靠的是强大的实力!”我道。

    陈三栋一改嬉皮笑脸的做派,表情严肃道,“我爸年轻时留学苏联,并与一位俄罗斯姑娘结婚,生下了我,从小我就接受波尔加实验,对国际象棋和数学感兴趣,于是我把带着我参加各种比赛,我7岁成为男子象棋大师,10岁打入全国成人组决赛。我11岁获得国际奥林匹克数学金牌,被美国nasa邀请到美国学习,15岁在斯坦福-比奈的智商测试中的获得210分,进入世界天才俱乐部,在俱乐部里我认识了一位漂亮的法国姑娘,她是骗术天才,为了得到她的青睐,我开始学习骗术,最终在18岁时,我的骗术已经远远超越了她,我以为这样就能吸引她的目光,却发现这三年她已经换了不下十个女朋友了,对于有洁癖的我来说,我已经无法再爱她了,心灰意冷之下,我回到中国,因为一次偶然机会,与午门前掌门徐三禾结识,于是当上了广东分舵的堂主。”

    陈三栋果然是个骗子,我竟然被他流利流气的外表所欺骗,以为他就是个不学无术的痞子,然而真相却让我震惊不已。

    陈三栋道,“其实官方部门早就注意到我了,这几年一直邀请我加入,因为性格原因我拒绝了,直到三个月前,徐三禾突然将掌门之位传给了你,因为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你这号人物,研究了你的资料后,我对你的经历十分向往,所以就加入了官方部门。”

    “你是联络员?”我惊讶不已。

    陈三栋笑道,“小刀和飞鱼也是。”

    “等等,我的资料属于国家机密,你是如何得到的?”想到这个问题,我突然警觉起来。

    陈三栋道,“是联络部长给我的。”

    我道,“那老家伙可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你答应了他什么条件?”

    陈三栋道,“当他的第一助理!”

    我忍不住骂了句娘,这小子运气也忒好了吧,刚加入联络部就成为了部长助理,而且还是第一助理。

    要知道第一助理可以执行联络部长的权利!!!

    我张口结舌了半天,才怨地骂了一句,“陈三栋,你真是个骗子!”

    陈三栋笑道,“联络部长想给你一个惊喜,我觉得这样会让你记忆深刻。”

    我道,“这么说纳粹那边的情况你也清楚了?”

    陈三栋道,“我先去跟纳粹谈判,半个小时后告诉你结果,如果我谈判成功了,那么就能避免一场海战,如果谈判失败,就按照联络部长指示的那样,硬打吧!”

    清晨六点24分,陈三栋带着小刀和飞鱼离开了护卫舰,乘坐运输船向10海里外的小岛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