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计中计1

作品:《血饮残阳

    成宇这到嘴上的肉就在自己面前飞了,怎么可能睡得着,这不,大半夜在街上晃荡找人,正好看到城门口有辆马车,这个时候出城?肯定有鬼。笔趣阁最新地址:ftshi.com

    士兵见到时成宇,低头哈腰的走了过来,毕恭毕敬的喊了一声,“成公子。”

    “这是做什么?”成宇指了指马车。

    士兵:“这位女子的夫君得了重病,这才半夜出城去京城寻大夫!”

    咳咳咳…咳咳咳……

    说完里面就传来一阵咳嗽声。

    士兵又低头在成宇耳边道,“看过了,里面是位男子。”

    成宇指了指家驾马车的女人,“那她看了吗?”

    士兵这才惊觉刚好确实忘了看了,指着血饮道,“把斗笠摘了,把头抬起来。”

    血饮动手摘斗笠,但动作慢的让人怀疑,一边摘一边说到,“官爷,这是做什么呀?我家夫君真的病的很重,耽误不得。”

    士兵一看,并非画像中的人,心不由松了一口气,对着成宇道,“成公子,不是您要找的人。”

    成斌把士兵一推,自己站在了血饮面前,盯着那张平凡无奇的脸看了又看,那个人既然能在自己面前凭空消失,那想要变一张脸,也不是不可能。

    咳咳咳…咳咳咳……

    马车里面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好不容易平缓了,就听到一个气息不足,喘不上的声音说到,“娘子…我这病怕是治不好了。还是回去吧。”

    “那怎么行呢,大夫说了,到了京城,说不定就有办法了。”血饮朝着马车里面,急急道,俨然像一对刚成亲的小夫妻,感情好的不得了,“夫君……这病…一定会好的。”说着说着,声音都听出了哭腔。

    里面深深叹息了一声,一双无力苍白的手颤抖的从马车里伸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块手帕,“你看看……”

    血饮伸手接了过去,打开一看,里面就是一摊鲜红的血,“这…这…”双手拿着那手帕手不由的抖了起来。

    成宇跟士兵一看到,都是一把蒙住嘴巴急忙一退,士兵前面还有些怀疑,现在几乎是可以断定了,“成公子…这是痨病呀。”

    成宇一脚踢向士兵的小腿,这她妈还用他提醒吗,这痨病可是会传染的,“我看到!…还不开城门,让他们快滚!”

    士兵捂着小腿,大手一挥,“让他们走!!让他们快走!”

    血饮连忙把斗笠一带,“谢谢官爷,谢谢官爷,”把手帕往怀里一放,拿起马缰,驾了一声,走时还对着马车里的人说到,“夫君,没事,到了京城就会有办法的。”

    成宇还蒙着嘴巴,跟在他身边的奴仆往城门口一看,确认了什么,这才过来低声到,“确实是北上。”

    成宇嗯了一声,往地上吐了一口沫,“真是晦气,得了痨病,就是等死的命,到哪都一样!”

    奴仆:“肯定是熬不到京城就死了!”

    “小娘子长的丑的了点,要是好看点…”

    奴仆倒也是个会看脸色行事的人,低声在成宇耳边到,“听说红杏院新来一位花魁,正新鲜呢。”

    成宇整了衣服,为了找那女人,确实是好久不曾去过了,对着守门的士兵道,“给我好好看着!!”

    “是。”

    血饮直到看不到身后的淮城这才降慢了车速,成宇看来还挺警觉的,要不是殷寒轩急中生智,只怕今晚出淮城就比较麻烦了,只是这血该不会是真的咳出来的吧?她前面听着那咳嗽声,也不像是装的,马车一停,转身揭开帘子一角,“殷寒轩,你没事吧?”

    殷寒轩正在往自己手上敷药,抬眸对着血饮一笑,“没事。”

    血饮看到他左手笨手笨脚的往右手掌心敷药,就不知道割左手么?起身往马车里走了进去,一把扯过殷寒轩的右手,拿过他手上的药瓶,“就不知道割左手么?”

    “……一下太着急了,没想这么多。”

    血饮把伤口包扎好,“不过,还算聪明,你睡会吧。”

    殷寒轩一把拉住血饮要出去的身影,“血饮姑娘也休息一下在赶路吧。”

    “不行。”血饮拿开殷寒轩的手。

    “又干嘛?”血饮刚转身又被殷寒轩拉住了。本来对人就没什么耐心,感觉被殷寒轩都要磨光了,他要是在拉她,她就把他直接给敲晕了。

    殷寒轩挥了挥自己右手,“看在我献血的份上,血饮姑娘要不拿出一包糖奖励我一下?”

    “凭什么!我又没让你献血!”

    “因为……吃了你那糖,我容易睡着。”殷寒轩顿了顿,“我睡着了,也就不会在烦你了!”

    血饮深吸了一口气,压了压心中的小火苗,明天太阳下山之前一定要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而且,时间本来就有些赶,她还没找他偷吃他的糖算账,现在既还名正言顺的向她要,心不甘情不愿的从怀里掏出一包跳糖扔给殷寒轩,就出了马车,不解气的往马屁股上狠狠一甩,马儿吃痛,猛得前跑!!

    殷寒轩早已吃了一次亏,一看到血饮出去,就立马躺在被窝里,看着手里的那包糖,眼睛微微弯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