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爱情是一场戏

作品:《宿主大大求打赏

    好一句从无非分之想,从苏白那清澈的眼神,那无欲无求的微笑我便决定了,苏白说没,那就是没。笔趣阁最新地址:ftshi.com

    “早些休息,晚安。”拽着苏白进了只属于我们的空间戒指,我送他入房,体贴地给他盖被子。

    “晚安。”

    苏白,你知不知道华夏人中的晚安是什么意思,听过一个无聊的解释,说那是我爱你的意思。

    似乎,我真的有点喜欢你了。

    可喜欢你什么呢,好像又不知道自己究竟喜欢你什么,或许,这只是系统与宿主的牵挂吧。

    我走入那片草场,和风微煦,草浪起,风拂过,一见牛羊。

    “阿蛮,阿蛮,快来看我们学的新舞蹈,这名曰天鹅湖的舞蹈真是美,不过好难,我们学了整整一年呢。”

    玲珑小姐扭动她性感的翘臀十分淑女地向我走来,洋溢着兴奋。

    “阿蛮,我们一年没见,有些想你了。”

    “阿蛮也想念玲珑小姐。”我搂住那长长的胳膊,任由玲珑小姐的尖嘴撩动我凌乱的发丝。

    “阿蛮,天鹅湖舞曲说的是美丽的公主殿下被恶魔变成了白天鹅遇到善良帅气的王子又恢复美丽容颜的故事,你说我们会不会也是被女巫下了咒,才显得与你们不同呢。”

    玲珑小姐的脑洞很大,她喜欢那美丽的公主殿下,她也尝尝幻想着自己是那只被施了魔法的公主,在等待着她的王子来解救她。

    许多女孩都曾在童话里幻想过自己的王子,就像紫霞仙子说的那样,我的王子也会是脚踏七彩祥云,霸气归来的至尊宝吗?

    “玲珑小姐,教你唱首歌。”

    光良的那首童话曾红遍大江南北,从小就熏陶在童话爱情里的小女孩,至今希望自己的白马王子不是骑着白龙马的唐僧。

    “好呀好呀,阿蛮要教玲珑唱什么歌呢。”玲珑小姐满脸期待,她喜欢和这个人族交朋友,因为她觉得阿蛮总能带给她对这个世界新的幻想,认识。

    “那我们开始了。”

    这并不算是一首快乐的歌,歌词里字字透着宠爱,只是有几个人愿意张开手变成翅膀守护着心里最爱的那个人。

    这世间浮华藻词太多,唯有一字可鉴真心。诚然如此。可社会的繁华让许多年斗争才换取的自由恋爱又披上了金钱与权利的外衣。

    这世间太多人奢求着一心一意,又希望配偶有权有钱,人世间的贪痴都是对那纯洁的爱情最大的侮辱。

    爱情能当饭吃吗?可以的,起码它是精神食粮。

    听着玲珑小姐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唱那句,“也许你不会懂,从你说爱我以后,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玲珑小姐,你为何总是重复着这几句。”我坐在草坪上,托着腮,听着玲珑小姐愉快的腔调,没有悲伤,我从音调里听出的是玲珑小姐对爱情向往。

    玲珑小姐停了下来,她依旧是那个乐观开朗的小姑娘。

    “因为这段话才是爱情的宗旨,爱一个人就会保护他,一辈子。我们珍珠鸡一族的爱情纯粹得很,尤其是在这里活着,我们在这没天敌又有生活保障,那爱就要纯粹多了,爱上了就是一辈子的浪漫。”

    “不像你们人族,总有各种各样的事要苦恼,连爱情这么伟大的事也能有三四五六七等人插足,一世一双人嘛。”

    是呀,当生活向我们施压,爱情这种高消费的东西还是我们要得起的吗?总有人说,轰轰烈烈的爱情只存在于故事里,因为生活就是那样现实,你得为了基本的温饱奔波,你奔波了就会冷落一方。

    可我不这么认为,总说工作与陪伴是不可能共存的,那就患难与共,一同工作呗。

    这有那么难吗?

    “阿蛮,你期待的爱情是怎样的,你希望你的另一边是那帅气多金的王子吗?”

    玲珑小姐腼腆地红着脸,她一直都喜欢那个勇士,暗恋着他,可她从不为暗恋苦恼,她心里了然,喜欢一个人从来都是她的事。

    我摇了摇头,曾经年轻的时候,我对同桌那个学习很好的男生向往过,长大了,也曾与万千普通女生一样,喜欢过那自认为很非主流帅帅的野草排行榜校草,也曾在工作以后对帅气关心的同事存在过微弱的幻想。

    可这一切爱情都来不及铺展,就扼杀在摇篮里了。

    爱情,我一飘荡了上千年的魂魄是真没权利谈。

    “也不是,我就想着我的王子应该不是什么就是英雄,也许是那种无限宠的小狼狗。”

    我给脑海里突然出现的苏白吓了一跳,这爱上宿主的事,是系统禁忌里的首条规定,就跟不能办公室恋情一样。

    “哦,原来阿蛮喜欢小狼狗。”玲珑小姐皱了下眉头,“可小狼狗长什么样?哦,阿蛮你喜欢花花?”

    我拍额,白了她一眼,“花花是母的。”

    “对哦。那阿蛮是喜欢同性吗?”玲珑小姐话语一出,吓得她两只翅膀护住胸口,“那个阿蛮,你别打我主意,我早已心有所属,你明白的。”

    我冲她做了个鬼脸,“人族的小狼狗指的才不是狗呢,小狼狗就是那种奶凶奶凶的帅哥,该凶狠时绝不讲道理。”

    嗯,这可能是我对小狼狗有什么误解。

    “哦,这样的。”玲珑小姐四处张扬,拽住我直接开跑,“阿蛮,天鹅湖舞曲要开始了,我们去看看。”

    “你不主演呀。”

    “我选不上。”

    “为啥啊。”

    “因为我唱歌太好听,他们觉得没有王子配得上我。”

    额……这是站在巅峰上的孤独吗?还是说有能力的人都是会被孤立的。

    我们站在舞台下的座位上,看着一幕幕开演,又落幕,反正我也没看懂大鸡们的舞蹈,倒是玲珑小姐被感动得一塌糊涂。

    而那场天鹅湖在我看来,硬生生给这些大鸡演成了喜剧。

    爱情就像一场戏,有人演出了悲剧,有人演成了闹剧,更多的人演出了喜剧的氛围。

    人生短暂,总要活的快来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