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皇帝表哥来也

作品:《爱妻悠悠云中来

    卡罗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我,无论出于何种目的,我都是她最大的阻碍。笔趣阁最新地址:ftshi.com当时我还没反应过来,卡罗已经向我出手了,只是叶仲阳用身体挡着了那一击。卡罗杀我的同时,罗克思也想杀她。不同的是,她没刺中我,而罗克思却刺中了她。

    “谁说你能杀她了?”罗克思的剑刺穿了卡罗的身体,我以为她死定了,没想到那竟然只是她的分身。她的真身竟然站到了罗克思的身后。

    “小心!”我惊讶地大叫起来,不过没有用,卡罗的身手实在太快,她徒手就把罗克思的心藏给取出来了。

    “啊!”我吓得脚软了。

    “快走啊!”罗克思的额头上突然出现了凤尾图案,说罢就如灰一样消失了,而夜翎的又一灵魂回到了手镯上。

    这时,夏皓碧挣开了约束,跳到我的面前。我借机给叶仲阳疗伤,但他伤得太重,我不知道如何医治。魔晶的力量我又不懂使用,真是急死人。

    我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想想魔晶是如何给我疗伤的。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手镯玄空间内修炼的神兽凤凰悠月竟然出现了。看来悠月的修炼没有白费,它的身体又长大了,只是那脾气还是没啥改进。

    “好好想想,魔晶为何选了你,而不是选了他们吧!”

    悠月的脾气虽然还是那样,但却能点醒我。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我有的是善良和救死扶伤的心。这种治愈的能量实则就是一种源自内心的心意,我相信我能行。

    我把手放到叶仲阳的伤口上,感受着那股能量。慢慢地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仿佛有一股力量在上涌,从丹田到心藏,而后传到我的手掌上。

    我的手心慢慢地透出了白色的呈圆环形的光芒,光芒从叶仲阳的伤口渗入到体内,我能感觉到他的经脉和伤口都在慢慢地恢复起来。

    使用这种力量的时候同时也会消耗我的体力,所以很快我就觉得自己有点犯困了。这时,叶仲阳苏醒过来,他想起来,被我阻止了。

    “别动,马上就好了!”我的额角流着汗,眼皮感觉特别的沉。

    到了最后的关头,夏皓碧竟然支持不住被卡罗打飞了。夏皓碧扶着伤再次丹膝跪着,手紧握着剑支撑着身体,我感觉他此时无比高大,无比迷人。

    “叶将军!”夏皓碧突然小声。叶仲阳突然起来,一手抱起我,另一只手抓住夏皓碧的肩膀。夏皓碧突然画了一个大阵,然后我们在阵的闪光中消失了。

    然后我们又在一个小树林里出现了。

    原来当初,夏皓碧和卡罗达成协议助她夺回夜魔城,然后就会放他们走。不过夏皓碧却并不是十分信任卡罗,所以才在这个小树林里悄悄设下了阵法。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卡罗果然不守信用。

    还好夏皓碧有先见之明,当初设阵时也给我们的马车设了法,所以我们一但离开,马车也会跟着离开。

    “快走,出了这个小树林,进了风翼国的国界我们才安全!”夏皓碧牵着马车向风翼国方向奔跑。

    “夏皓碧,你伤得很重,进来歇息一下吧!让叶将军来赶马车吧!叶将军你懂去风翼国的路吗?”我看着夏皓碧那受伤的身影,实在是于心不忍。

    叶仲阳点点头牵着马车的绳子,夏皓碧跟他确认过眼神后进了马车。夏皓碧进马车后就倒下了,我给他治疗了伤口。但因为我体力不支,才治疗一半,就失去意识了。

    我和夏皓碧都倒下之后,叶仲阳带着我们逃到风翼国的国界,卡罗真的追过来了,幸好夏皓碧之前给家里传信了,然后消息又传到南宫龙啸的耳里。

    南宫龙啸早已经带着亲兵来迎接了,卡罗初吓回去了。

    我和夏皓碧被送进皇宫内医治了。南宫龙啸招来了最好的大夫给我们医治,寸步不离地守护着。我本以为南宫龙啸早已经把我这个表妹忘记了,但原来不是,他一眼就认出我来了。

    南宫龙啸知道我出事后,其实一直都在暗中寻找我的踪影,可惜一直没有消息。他万万没想到,夏皓碧的心上人竟然就是他的表妹蒂兰公主;更没想到,原来表妹一直就在他的周围,而他却一点也帮不上忙。

    如果当初把寻人这事交给夏皓碧来办,表妹我就不用这样天天逃命中度过了。

    我醒过来就看见南宫龙啸坐在我床边睡着了,不过这时我倒没认出他,只觉得他气场很大,是个英伟的男子。再看看这床,这房间设备是何等奢华。

    我还以为自己又穿越了,看看手镯还在,我就知道不是。

    ‘既然不是穿越,这会是什么地方?这个美男又是谁?夏皓碧去哪了?’

    我悄悄地下床,又轻轻地推开门。“吱吱”

    “兰儿!你醒了!饿了吗?”南宫龙啸闻声而醒,温柔地呼叫着我。

    “帅哥,你认错人了,我叫萱霏!请问我的朋友夏皓碧和叶仲阳在哪儿?”我尴尬地回头。

    南宫龙啸证了一下“兰儿认不出我了?还是故意不认?难道她在气我没去及时救她?她这一路逃命一定吃了不少苦,想隐藏身份活命也是理所当然的,那我就先依她吧!”

    “他们在隔壁房间!还有我叫……”

    我听到后飞奔而去,不知道怎么的跟南宫龙啸在一起感觉特别尴尬。

    “皇上!要传膳吗?”南宫龙啸身边的贴身侍候的公公方德全和膳地问。

    “传吧!做兰儿小时候最喜欢吃的菜!”南宫龙啸犹豫一下说。

    “是!”方德全笑笑下去了。

    方德全一直都侍候在南宫龙啸身边,从小到大的侍候着,所以他也是一眼就认得出我的人。南宫龙啸从小就疼爱蒂兰公主也是方德全所知道的,所以他也不会怠慢我。

    我去看夏皓碧的时候,叶仲阳正守着,见我来了他竟然意外地向我下跪。

    “叶将军,你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夏皓碧醒不过来了吧?”叶仲阳连摆手,但我没理会冲前去。‘还好还好,只是醒着了!’

    “你起来再说吧!跪着干什么,吓了我一跳!”我转过身来无奈地说。

    叶仲阳不说话,也不起来,我就觉得怪了。‘难道喉咙没有好,求我医?’

    我走近叶仲阳,让他张开嘴巴,他脸上突然现了红晕。我认真地看了一遍,好像没什么不妥。

    “你的喉咙看着没有受伤,怎么会说不出话呢?奇怪!刚才有没有大夫给你看过?要不再试试医治一次。”我想伸手去摸他的喉部。

    叶仲阳抓住我的手拼命摇头,又磕头的。

    “喂!你是不是疯了,在干什么呢?不许再磕,给我站起来!”我生气地说。